Tag Archives: 自求多福

郭氏放弃糖业的讯息

拟脱售总值15亿令吉糖业 郭鹤年将让出糖王宝座

继郭氏代表周三就土著企业大亨赛莫达(贸易风“Tws”大股东)收购马国米粮交易商国家稻米(Bernas)投下赞成票后,郭鹤年旗下的玻璃市种植(PPB)集团宣布以总值12亿2116万现金价格,完全脱售马来亚糖厂的股权给联邦土地发展控股(FELDA)旗下子公司——联邦全球创投控股。

  此外,PPB集团与联邦全球创投控股达成的协议还包括出售玻州联土局糖厂公司50%股权,以及献议以4500万令吉脱售玻璃市初平一片5707公顷的土地。

如果马来西亚形式一片“大好“, 那么在经济增长落后整个区域的的马来西亚, 应该是”后市看起“ , 回弹力的市场。

不过多年来的马来西亚市场故事告诉我们, 马来西亚任何非官营和政治直接挂钩的
大企业,都常常在风暴前嗅到风雨的来临,一找到机会,就把资金泊在安全的地方保住元气。许多先见先的企业家,当时候来到的时候,都不吝放手的机会。 当风暴过去后, 这些企业家通常都会回场捡便宜货。

上网谷歌糖业,就会发现糖业不如本地媒体说的”一片大好“ 的”赚钱工业“。后头的隐议程, 可以让政府轻易掩盖。 事实上,许多国家的糖业都面临供过于求而亏损。而这也发生在中国,这个世界其中之一最大的糖消费国, 就面对了便宜的糖替代品的竞争。

马来西亚发生的糖短缺问题, 很大的程度和需求无关, 政策才是最大的导因。 马来西亚政府在每年的预算案上都提到对糖的津贴, 问题是, 政府根本没有监督和跟进 : 到底对糖业的津贴的作用是什么。 很多时候, 马来西亚所谓的津贴,都是五鬼运财,津贴朋党的口袋。外资不停的撤离, 而马来西亚食品工业的成本不停高涨,能消耗糖的工业不停的外移, 那么马来西亚的糖业, 很可能就象国家能源公司(Tenaga Nasioanl) 般, 拥有太多的成品(超过市场需求的40%) ,用全民的钱来买单,还可以在账面上让投资者看, 还赚钱呢。

如果糖业是如本地媒体说的”现金流“工业,郭氏何必放弃糖业?12亿元是很大的数目。 对于大企业来说, 12亿有时未必能拥有一个”稳赚“ 的生意。 郭氏已经向马来西亚人民放出的讯息。可能当另一个风暴来临的时候, 马来西亚人民才发现自己的后知后觉。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死人塌楼, “没有人”需要負責?

(怡保3日讯)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江作汉表示,怡保美园旧店坍塌惨剧与气候或地震无关,惟不排除是人为疏忽导致!

他说,目前已督促市政厅鉴定旧店拆除工程是否符合安全条例。“怡保市政厅今日已发出拆除工程的停工令。其实,在坍塌事件发生前,市政厅已批准在该地进行重建,拆除工程已在进行着。”

马来西亚有个很奇怪的部门, 叫”房屋及地方政府部“。 整个国家的地方议会管理,权力, 都集中在这个部门。 可是呢,监管不利却发生了40 多年。 当发生问题时,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就学 Samy Velu 说, 这是“天灾”.

看來这事件沒有人需要負責。 大家只有继续自求多福。吉隆坡也有不少廢置的旧楼,祝大家好运。如果你天天经过, 记得买多点保险。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