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政治, 社会

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的那一回事

倪匡在他的卫斯理系列著作《拼命》 ,里头探讨了「偷生」这个现象。 书中主角之一的金月亮说了这么一番话 :

“在沙漠上,匈奴大盗有时俘虏了敌人,会令俘虏在沙漠中四散奔逃,他就纵马追杀,我眼见过一次,有超过一百人,匈奴大盗一声令下,人人都竭力奔逃,竟没有一个人找匈奴拚命的,结果,长刀霍霍,一百多人无一逃得出去。”…
“每一个人都在想的是:我可以逃得出去的,别人死了,和我无关,所以人人都只顾尽力逃,而没有人找匈奴大盗拚命。如果这一百多人齐心,一齐发难,匈奴大盗至多杀死他们二三十人。可是,谁肯做这二三十人呢?”
而卫斯理的答话是:“所以,地球人并没有违背生命的原则,只是对维持生命继续存在的方式,运用不当。只想到逃走,没想到拚命。”

对于偷生这现象觉得无可奈何的倪匡, 当时还不知道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Stockholm syndrome )这回事。 要不然那沙漠大盗的故事, 就会变成罗马角斗士(Gladiator), 让那一百多个俘虏取悦匈奴大盗,然后互相残杀来得到地位。

在最近的「德士色魔」事件上,对无权无势公众人士嗜血的本地媒体, 因为警方暴露了其中一个变成协助加害者的被害者身份, 大势和炒作和追踪。 奇怪的是,那么明显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居然没有一篇报道提到它。

其实说穿了,在马来西亚这个万能国度,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看看五十年来, 明明知道自己的窘境的人, 偏偏就要投给一个贪污腐败的政权。 而更进一步的, 反而还会去合理话那腐败的政权, 吮痈舐痔的只为了得到好处。 崩口人忌崩口碗,大概媒体编辑也在避忌吧。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