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政治,阴谋论,糖

万能国阴谋论:糖,不来了

在2010 年,为了糖而吵的天翻地覆的国家, 除了一个叫马来西亚的万能国度之外 ,在地球上很难找出第二个。

糖不够用, 其实是很奇怪的现象。马来西亚的那些官大学问大的官, 当然撕开喉咙嚷什么走私囤糖的鬼话。

而网上就有个博士网友就说了一个比阴谋论更真实的故事 : 《 国阵找糖的替死鬼

人家郭鹤年和红毛人来人往几十年,要糖只要叫书记在网络上一击便OK。别人,特别是新人要糖,红毛人当然讲MONEY COME。 那边讲MONEY COME,这边讲BOLEH HUTANGKAH.

红毛人不会马来油,便用电脑翻译。电脑讲BOLEH HUTANGKAH 是CAN CREDIT ?
红毛人一看,NO。NO MONEY NO TALK。这边一看,又用电脑翻译NO MONEY NO TALK 是TAK ADA WANG TAK CAKAP。哦 !红毛人要看到钱才讲话,比我们更加贪污。讲话也要钱,没钱不讲话。

结果市面的糖一天少过一天,国阵的人头猪脑没有去糖的加工厂问他们到底他们买的糖是否和过去同量。或者他们有问,不敢公布出来。

为了隐蔽不可告人的秘密,国阵政府的人头猪脑必须找“糖的替死鬼”。于是便讲要卖糖,面粉和米要有礼申,也要卖一公斤记卖一公斤。这么一来,那些开杂货店的头家金纳一定会令火发着。钱赚少少,工多多。

只要他们令火发着,他们一定不卖这些赚没两分钱的东西。只要他们不卖,便立刻成了替死鬼。人民喊买不到糖,国阵便可以立刻讲头家金纳都不卖糖,何来有糖买。这个理由可大过天。高明!
—敦符国荣博士著

厉害。 原本我还只是认为那是市场机制出了问题。 马来西亚99% (事实上是100%) 糖原料: 甘蔗,都是进口货。 因为甘蔗不适合在马来西亚的土地大规模的种植。如果糖不够,只有在原料来源上出问题。 要不,就是政府故意不让替代糖的甜菊进口, 让那鸡的朋党大发利是。
Stevia plant by Sten Porse
(甜菊 – 来源 wikipedia, 拍摄者 – Sten Porse)

可是整个糖不够用的问题, 接不上那供需(supply demand) 的缺口,就是很奇怪的事。看了那敦符国荣博士的说法,就把所有的问题都接起来了。

由于糖是被政府控制的事物, 那么贸易部肯定有那些进口数据。 奇怪的是, 贸易部在整个事件中, 只说囤积走私的鬼话, 糖原料进口的话一字不提,这就配合了上面No money no talk (no sugar) 的论点。

这个故事如果传出街坊,你说有多少人会“不相信”呢?

文章中还提到Negeri Sembilan 的种甘蔗计划 (什么鸟, 那么干的地方)。
就在谷歌上截到一个
新鲜种甘蔗计划 , 原来四十多年前的贪腐花样还可以重抄。还可以大摇大摆的说什么出口“甘蔗汁”。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