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向东学习学三菱不成, 画不成虎反类犬

马哈迪的向东学习, 把重工业带入马来西亚, 是在日本经济还没破灭的时候,用媒体和政府机关造势而成的。 那个时候, 马来西亚媒体,连丁点批评和深入探讨的声音都没有。 难听点来说, 那和中国盲目大跃进很相进。

在媒体被灭音,加上多数人民继续盲目支持马哈迪的大宝号计划, 结果在马哈迪执政期间, 大宝号计划没有丁点检讨。 而97 年经济风暴, 只不过是对马来西亚人一个警告。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 肯认真的去看历史事实, 就会知道,日本的工业不是二战后重建那么简单。比如说,马来西亚媒体有不人使用尼康相机 (Nikon) , 可是有多少记者知道, 尼康的工业历史? 尼康在二战前,已经是三菱(MItsubishi)工业的一部分, 制造武器的光学仪器。 而佳能(Canon) 从名字上看, 就是大炮,

而三菱只不过是日本战争重工业,在战败后转为民用的延续。那就是说, 日本的重工业的崛起, 是从1920 甲午战争得到巨额的赔偿,才让日本能开始发展重工业。

马哈迪和他控制的媒体,除了只给人民看片面的故事, 也同时催眠自己,以为日本经济崛起只不过是因为拥有1970 年开始的打入美国的市场,和日本人民的1947 年战败后的“吃苦精神”。

马哈迪只要自己和马来西亚人民看到80 年代的日本,而把日本20 年代的历史和40年底代战败不当着一回事。 日本战败后, 战前的科技和技术也一样延续了下去。

在80年代来看, 如三菱的日本工业, 可是拥有60年科技和人材历史的产业。 加上日本大学和科技学院的历史,才造就了日本在80年代工业产品能大量输出的能力。 除此之外, 日本工业也拥有不少科技的专利。 我敢说, 马来西亚99% 的人民, 都不知道三菱工业是怎么一回事, 更不要说认识日本工业背后的基础历史。

马哈迪虽然媒体和政府行政搞了一个“大跃进” 的马来西亚大宝号,可是却没有好好打好基础。 在马哈迪任内的 22 年, 马来西亚的教育还是延续英国殖民时代的方法, 没有任何向专业和工业转型的方面行进, 反而在马来西亚大宝号的前提下, 大搞朋党主义, 把马来西亚的经济带入M 型 经济的死角。

讽刺的是, 马哈迪已经卸任了快8年。 但是他留下的烂摊子巫统到了今天都没有意愿收拾。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巧合这一回事

趁星洲日报还没把超级狗的图片撤下,把 留點面子給人賺吃 的新闻用图像截下来。

巧合


(点击放大)

是一面看故事, 一面看哪只狗,只有相信这世界,是有巧合的相得益彰这回事。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政治

马来西亚风水真差!

安哥爵 说…
moot,
今天有部长说他风水好才有得做部长.他名叫曹智雄.这名字旺权旺财?

moot 说…
我说, 是马来西亚的风水不好才对,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可面目可憎,不学无术,满嘴喷粪的部长横行?

安哥爵 说…
moot,
他说不不勤劳也不厉害,命好才有得做部长.见今日光明日报.

安哥爵 :

开玩笑,曹智雄“不勤劳也不厉害”? 这可是308 后马桶公会最大的笑话。 在谷歌上头, 打入“曹智雄 打压”。此公如果生在清朝的话, 《儒林外史》 肯定会有他的大名。

不难发现曹大爷可真的是: 勤勤劳劳的做权贵爪牙,堂堂正正的打压民主,躲躲猫在巫统背后忽悠人民。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政治

防止偷沙真的“很难”?

如果没有重型机械, 如果要让挖沙成为一个盈利的事业, 就算是无本的偷沙, 靠几个人用铲去挖是不可能的事。

在于阻止偷沙的方法上, 其实雪州政府太依赖一些前政府官员。 不客气的说, 马来西亚的官僚不像日本的官僚的效率, 在挖沙的问题上, 雪州政府可以选择继续脑残依赖, 或是雇请专业人士,以定期绩效评估来运做。

阻止偷沙,除了报警之外,其实还有许多方法,只要拥有职务的人不是头脑坏掉,都可以想出几个方法出来。
釡底抽薪的方法,就是对付源头 : 盈利。 如果偷沙是亏本生意,就没有人去偷沙。

雪州政府应该立法充公所有偷沙的机械。 而前提是,把所有被偷沙的地点, 用科学的方法, 撒上安全但是不可以清洗的染料。 凡是被查出有这些特定染料的机械和罗里, 雪州政府就扣留起来。

这么做的话, 没有运载机械和挖沙机械, 除非偷沙强盗能力高强,可以用法术运输, 要不然我还看不出任何重机械公司和运输公司, 敢租机械给偷沙集团。

在马来西亚, 政府官员最不缺的就是和稀泥。民联政府最缺的就是创意, 来捉这些偷懒和稀泥的官员。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科技, 政治

那些庸俗的”感人“故事

这篇文章是找渣的。 看过不少奇怪的怕死别人不掉眼泪“感人” 故事。 大多不根据逻辑,胡乱铺排故事,大多是是由用华文媒介。 而台湾是其中佼佼者。

在小镇医生里头看了几篇转载, 真的是有够呛的。 首先看到的是 《世上最美味的泡面》。 说孩子把泡面(快熟面)用被子盖住的“温馨故事“。 可是大老爷, 快熟面不是白叫的。 而且放久了, 面条会便糊。这个故事不知道到底是作者炒的还是原创,要不然这么白痴的情景连小学生都看得出来。 又或者那作者是学港台电视编辑?故事逻辑不重要,总之有一群师奶观众买单。

另一则就是 《便当里的头发》 。 那里头的故事让我惊奇。我看到的是社会贫富悬殊,但是作者要表达的却是非常幼稚的“在别人的角度看东西”。

《种花的邮差》, 是100% 抄英文故事的, 但是又抄不好。 英文原文说的是荒芜的土地, 没有洒狗血过分的说“唯独从邮局到村庄的这条道路,从过去到现在,始终没有一枝半叶”的笑话。如果连野草都生不了的土地,那么娇贵的话可以活下来的话,人类就不用搞什么环境保育的调调了。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文化

把马来西亚政府实行凯恩斯主义的失败,赖在津贴身上

“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或凯恩斯主义)是根据凯恩斯的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凯恩斯,1936)的思想基础上的经济理论,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

这是维基百科对凯恩斯主义的解释。

对照下,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其实是凯恩斯主义最忠实的实践者。凯恩斯主义能横跨整个二十世纪大行其道,其实很大的程度,是靠了美国的国力,而不是因为凯恩斯主义是经济的真理。日本经济在90 年代泡沫破灭,其实已为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的国家敲了警钟。 没有一定实力的国家, 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其实是在饮鸠止渴。

而纳吉说的“促全民思考汽油津贴存废”,其实就是一个政府死不认错的例子。

马来西亚经济结构的问题, 其实就是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的结果。 马哈迪时代开始的汽车政策,就是凯恩斯主义教条里头重要的一条 : “ 增加需求” 。 为了达到目的, 马哈迪实施了保护政策,也同时有意的瘫痪原本是自由市场化的公共交通, 把马来西亚人民从汽车化的文化上的死角推去。

整个汽车政策, 除了造就一个不少过5 万人的工业 (包括上下游) , 也同时制造了庞大的寻租机会给予巫统的朋党, 也同时造就了金融业汽车贷款方面的卡特而(Cartel)。 而副作用, 就是汽油使用量的增加,也导致了在80年代设下汽油的汽油津贴,大幅度上升。

纳吉和伊德利斯故意片面的强调庞大的汽油津贴, 其实是要避开马来西亚政府从马哈迪时代开始的错误汽车政策。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 纳吉没有意愿去解决那汽车政策问题的根本。 纳吉早先提出的“让人民介入高收入群” 理念, 只不过是一个模糊化的概念和 希望, 去寄望”奇迹“出现, 让一个 ”高收入奇迹“去解决那5 万人就业的夕阳汽车工业问题。

其实单只是错误的汽车政策, 问题还只是局限在那几万就业机会上。 可是由于没有马来西亚没有反垄断法, 加上朋党主义横行, 好大喜功的马哈迪,不但让已经半吊子私营化的公司不停的扩张员工,来减少失业人口的表面数据, 还让应该被精简的公共领域,加入行列,变成一个吸收失业土著大学生的机关。

其实问题在阿都拉成为首相的时候已经浮现了。 不过阿都拉再来个饮鸠止渴,把改革超支的问题丢给下任。 而马来西亚政府超支的问题,外资比马来西亚人民还清楚。 就好象欧猪 (PIIGS) 出事的时候, 真正烧伤的,其实是散户,长期投资者和基金经理,其实早已经嗅出了问题。长远外资大量的撤离马来西亚,就是对纳吉政府的意愿有所怀疑, 而一个马来西亚的无聊政治宣传, 更坚定了长期外资离开的决心。

现在纳吉面对的就是一个,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而失败的政府。 减少石油津贴, 其实是无可奈何, “希望”可以减少马来西亚人民使用汽油的方法。 但是为了不让汽车工业崩溃,加上巫统朋党的利益关系(政府已经决定让汽车AP 延长到2015 年 ), 纳吉不能,也不敢去碰任何会影响国产汽车工业(和出口导向的私人汽车零件工业无关)的改革课题。 而且政府也在汽车贷款方面, 每年得到数以十亿计的税收。

现实是, 为了不影响现有的汽车政策经济结构, 纳吉不会让真正有效率的公共交通政策出现。至于其他津贴,巫统朋党已经垄断了的机构, 纳吉也不会用竞争法去开发那些市场。

至于精简庞大的公共机构,是一个不受巫统内部欢迎的动作。纳吉不会去干这不讨好的工作,而且这已经变成了一个禁忌, 非但纳吉不谈, 巫统也不准任何基金经理谈这问题。

所以纳吉只谈石油津贴,把问题推到人民身上。

把马来西亚政府实行凯恩斯主义的失败,赖在津贴身上已关闭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不取消津贴会破产?

看到依德里斯说的 建议每半年汽油涨价十仙 大马不削减津贴九年破产, 让我想起一个刚刚非常有趣的报告 會說謊小孩長大易當CEO

蕃薯国马桶政府说谎话的时候,通常用的都是同一招, 那就是符合自己朋党的利益话才会说出来。 依德里斯的把话只是说一半不说一半, 已经是說謊說成精了。

拿气油津贴来说吧。 其实最大的问题是出在马来西亚太多汽车了, 更大的问题是, 没有汽车那里都不用去。那些公共交通工具, 其实已经被马桶政府故意用政策和行政瘫痪了, 要不然老马如何在二十年间, 强迫国人买汽车。而且马桶政府一个“小巴士公司无效率”, 就把全国城市内的巴士公司干掉,换上巫统朋党公司。 结果不用猜也知道 : 赚了钱是巫统的, 亏了就是阿公的。 结果城市的巴士服务,换了几次名字,一样越搞越烂, 帮国家汽车工业一把。 要不然国家汽车工业上下游超过 5 万个工作,可要吃西北风。

依德里斯说的其实还是和马哈迪一样的开源鬼话, 总之要节流的话甭想。 为什么呢? 因为蕃薯国节流的话, 很多和马桶有关联的朋党会去吃西北风。 而且还别忘了蕃薯国搞出来的【失业吸尘机】 : 政府部门。 现在蕃薯国的公务员已经达到 120 万大军,还继续在增加。

蕃薯国这么做的原因无他,稳定马来人为要。 那个什么狗屎perkasa 不敢说的话就是,蕃薯国公务员大军的 310 亿元 plus plus 的薪酬, 90% 是“土著” 的,因为非土著在政府部门还不到10 %. 那就是说, 那政府的薪酬大蛋糕,289 亿元 是”“土著的”. 怪了, 这蛋糕都不小了, 为啥很多人都看不到。

再说就是那些官联公司, 厉害的有国家电讯 Telekom Malaysia, 还有就是国家能源 TNB 等等,这些垄断老大,其实都拿了不少的津贴,只是被马桶政府换个说法,让这些钱不包括在津贴之内。

更让人火光的取消津贴,就是那些已经被朋党垄断的必须品。 在蕃薯国, 糖和米, 现在都被国家稻米局BERNAS 买断了, 而幕后人士, 就是巫统的好朋友cum 大金主,Syed Mokhtar 。
如果要取消津贴米和糖的津贴,BERNAS 的垄断必须滚蛋。 香港已经是李家城,为何蕃薯国要学香港,变成了 Syed Mokhtar 的, 也真的是太岂有此理了。

而说到能源,最大康头的除了那个YTL 集团, 接下来的全是和巫统有关联的, 老马时代搞出来的独立发电厂。 这些发电厂得到的津贴, 可爱的依德里斯一字不提。

还有就是水了。 现在马桶政府要搞的就是把水务中央化。 又来搞垄断。给了谁呢? 不用猜也知道,巫统朋党的公司。 幸好现在民联州如雪兰莪, 就和中央政府搞个拖诀, 把那巫统朋党的水务公司,用债务把它干死掉。

马桶政府搞这个取消津贴的宣传是要骗睡呢? 其实很明显, 就是要骗那些乡下和东马投马桶政府票,“天真无涯”的笨蛋。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