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经济

拿 iPhone 4 天线问题来“晒命”

树大招风的苹果iPhone, 终于遇上电话工程设计的大问题。 美国Tomsguide 网站就说了: Prof. Predicted iPhone 4 Problems Before Launch ( 教授在iPhone 4 未放行已预见问题 )

“The actual circuit board works as a part of the antenna and the metal frame around the coupler signal into it. But it means that the user can not avoid interfering antenna system with its touch,” ComON quotes Gert Frølund Pedersen as saying

“But the human tissue will in any event, have an inhibitory effect on the antenna. Touch means that a larger portion of the antenna energy turns into heat and lost. Thus becomes less efficient antenna to send and receive radio signals,” he continued.

(翻译)现在电话(指iPhone 4)的电板,已经和天线和它的金属外壳,连成一体。 这就是说,只要使用者用手触摸电话,就会影响电话的信号。 人体组织在任何情形下, 都会抑制天线的作用。 因为触摸会导致部分天线的能量, 转移成热量而流失。这导致天线的接收功能被削弱。

问题在于人体的接触导致天线短路, 所以苹果就建议iPhone 4 使用者,在天线的部分粘上胶纸,或买苹果的电话套。

当然其他厂商趁这机会攻击非常正常。 人们不但会购买 iPhone 4,而且会把这天线问题拿出来炫耀。 这就好像蔡澜说过的:某人常常在他面前说名牌钻石表不好,会脱落。 同样的, iPhone 4使用者会说天线问题有问题,然后拿出iPhone 4 脱下那电话护套,表演天线短路给人看。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科技, 经济, 哲学

那个叫甜菊的家当 (1): 白糖 vs 甜菊争霸战

小莊在我的 wordpress 部落 留言说

甜菊是植物提炼出来的?我怎以为是化学物呢。。。

说起这回事, 也要多谢山番国的山姆叔叔的“努力“。 甜菊(Stevia )在几年前的美国, 是不被批准的糖替代品, 只能当保健用品来卖。而在三十多年前,甜菊就被 FDA 禁止。 在1985 年,甚至有传言说甜菊被检验出有致癌物质, 可是日本方面从 1971 年开始用到现在, 都没有任何致癌鬼话的传出来。 而可乐公司(可口和百事)已经在甜菊使用的课题上吵了FDA 很多年。 FDA 终于在 2008 年12月,批准甜菊做为食加添加剂。

(甜菊 – 来源 wikipedia, 拍摄者 – Ethel Aardvark) 在美国本土支持使用甜菊的人,都怀疑因为代糖公司的利益关系,让FDA 把甜菊档在门外。但是如果仔细查看, 那可不是阴谋论(conspiracy theory), 而是事实(facts)。 和这些甜添加剂(甜剂)有重大利益关系的,其实是美国最大的农作物— 玉蜀黍。Sorbitol, high fructose corn syrup, 都是从玉蜀黍提炼出来的。如果只是靠甘蔗和甜菜的话,根本提供不了美国对糖的消耗量。而且更重要的是, 美国政府为玉蜀黍种植提供非常高的津贴,才能提供廉价原料,让美国的食品工业廉价生产。所以别以为山姆叔叔只是搞市场经济,事实上, 在填饱肚子课题上, 山姆叔叔是100% 的Communist.

如果让甜菊取代玉蜀黍制造的甜剂, 那么整个玉蜀黍甜剂市场就会崩溃。少了玉蜀黍甜剂市场,那么美国政府要用更高的价格来,来津贴玉蜀黍,才能阻止美国食品的物价高涨。 别以为玉蜀黍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美国的畜牧业养鸡业什么的,都是全靠受津贴的玉蜀黍,才能生产出便宜的肉类,而且现在连养鱼场都用玉蜀黍喂鱼。

美国不是在最近的经济风暴里头搞拯救 (Bail Out), 而是很多时候都在搞这个把戏。 80 年代的汽车工业被日本车打的半死,也是美国政府想帮法让美国汽车业过了那个难关。 不过和蕃薯国比较的话,美国政府搞的拯救,成绩都还不错。如果美国政府的拯救方案是拿个B+ 的话, 那么蕃薯国的拯救功夫只能拿个 F-.

话说会来, 美国政府保护了这个玉蜀黍甜剂工业, 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
问题大了。 因为现在有个国家叫中国, 是世界上最大的甜菊种植国(占世界80%)。 可以说, 现在如果没有甜菊的话, 中国人的生活就真的要免甜了。 虽然中国是世界第 2 大玉蜀黍种植国,玉蜀黍却是主食, 不是动物的食物。 要用玉蜀黍来做甜剂的成本太高了。
而高品质的甜菊,在对糖的甜度来说, 是 1 :250-300 , 比例来说, 1公斤可以代替 250-300 公斤的糖。 甜菊的种植不像玉蜀黍要放非常多的农药和肥料, 而且甜菊的萃取方法,是从甜菊的乾叶弄出来的。 这些因素都让生产成本低上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因为因为那甜的倍数,食品工业连运输费和囤仓费都省下不少钱。 日本人在30 多年前干的,中国现在就同样那么做。

为什么新加坡禁止使用甜菊? 其实很简单。新加坡难听点来说,是认美国做大哥的。 大哥说的话那敢不听。看着吧,只要甜菊可乐在美国上市, 新加坡立刻就解禁。搞不好在FDA 批准的当下已经解禁了。

而中国出口的甜菊, 迟早会杀到美国本土。如果那个时候爆发贸易战的话,引起公众注意的话, 美国政府就会遭到公众的大反弹。因为日本用了40 年都没事。 而且玉蜀黍甜剂那么不健康不政治正确的东西, 也影响了美国人的健康,提高了医疗成本。几案举发的话,美国玉蜀黍甜剂可能即刻就崩溃, 重演80 年代在美国本土,日本车干掉美国车的历史, 不过现在只是换了去甜菊而已。

说了这么久, 到底一公斤的甜菊要多少钱呢? 根据一个印度白糖销售商的说法, 中国生产的价格是人民币 220 /1 KG (~马币110/ 1 KG)

而在马来西亚被津贴的白糖价格是 RM 1.70 1KG. 如果马来西亚买到 1 KG 的甜菊(完全不需要津贴), 就等于买到250 KG 的糖。 那就是说, 甜菊对糖的兑换价格是 马币110 / 250KG = RM 0.44 /KG 。 每公斤马币 0.45 元。

想象一下, 如果20 年前美国让甜菊过关的话, 这还不到每公斤 15 美仙的 价格, 玉蜀黍甜剂会有生路吗?当然, 那个时候中国还没开放。

————-
图片来源 : wikipedia
图像提供 : Ethel Aardvark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万能国阴谋论:糖,不来了

在2010 年,为了糖而吵的天翻地覆的国家, 除了一个叫马来西亚的万能国度之外 ,在地球上很难找出第二个。

糖不够用, 其实是很奇怪的现象。马来西亚的那些官大学问大的官, 当然撕开喉咙嚷什么走私囤糖的鬼话。

而网上就有个博士网友就说了一个比阴谋论更真实的故事 : 《 国阵找糖的替死鬼

人家郭鹤年和红毛人来人往几十年,要糖只要叫书记在网络上一击便OK。别人,特别是新人要糖,红毛人当然讲MONEY COME。 那边讲MONEY COME,这边讲BOLEH HUTANGKAH.

红毛人不会马来油,便用电脑翻译。电脑讲BOLEH HUTANGKAH 是CAN CREDIT ?
红毛人一看,NO。NO MONEY NO TALK。这边一看,又用电脑翻译NO MONEY NO TALK 是TAK ADA WANG TAK CAKAP。哦 !红毛人要看到钱才讲话,比我们更加贪污。讲话也要钱,没钱不讲话。

结果市面的糖一天少过一天,国阵的人头猪脑没有去糖的加工厂问他们到底他们买的糖是否和过去同量。或者他们有问,不敢公布出来。

为了隐蔽不可告人的秘密,国阵政府的人头猪脑必须找“糖的替死鬼”。于是便讲要卖糖,面粉和米要有礼申,也要卖一公斤记卖一公斤。这么一来,那些开杂货店的头家金纳一定会令火发着。钱赚少少,工多多。

只要他们令火发着,他们一定不卖这些赚没两分钱的东西。只要他们不卖,便立刻成了替死鬼。人民喊买不到糖,国阵便可以立刻讲头家金纳都不卖糖,何来有糖买。这个理由可大过天。高明!
—敦符国荣博士著

厉害。 原本我还只是认为那是市场机制出了问题。 马来西亚99% (事实上是100%) 糖原料: 甘蔗,都是进口货。 因为甘蔗不适合在马来西亚的土地大规模的种植。如果糖不够,只有在原料来源上出问题。 要不,就是政府故意不让替代糖的甜菊进口, 让那鸡的朋党大发利是。
Stevia plant by Sten Porse
(甜菊 – 来源 wikipedia, 拍摄者 – Sten Porse)

可是整个糖不够用的问题, 接不上那供需(supply demand) 的缺口,就是很奇怪的事。看了那敦符国荣博士的说法,就把所有的问题都接起来了。

由于糖是被政府控制的事物, 那么贸易部肯定有那些进口数据。 奇怪的是, 贸易部在整个事件中, 只说囤积走私的鬼话, 糖原料进口的话一字不提,这就配合了上面No money no talk (no sugar) 的论点。

这个故事如果传出街坊,你说有多少人会“不相信”呢?

文章中还提到Negeri Sembilan 的种甘蔗计划 (什么鸟, 那么干的地方)。
就在谷歌上截到一个
新鲜种甘蔗计划 , 原来四十多年前的贪腐花样还可以重抄。还可以大摇大摆的说什么出口“甘蔗汁”。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只此一国的 ”被卖糖“

2010 年的今天, 蕃薯国还在买卖糖执照上的课题吵吵闹闹 。 结果做官的就在杂货上摆卖事件上大发厥词, 胡说八道。 身为副貿消部長的陳蓮花(民政黨) 发了狠话, 说什么让夜市小販卖糖, 或是让油站和24小时便利店卖糖。

夜市小贩或便利店卖糖?
哈哈哈哈, 到时候,到底是民政还是马华公会去津贴夜市小贩的损失? 蕃薯国的糖是统制品,1KG的价钱不可以超过 1.80。白糖和白糖替代品(比如说甜菊)的市场都被限制了, 那里头的利润可想而知。 一公斤的糖如果只赚10 分钱,拿了四个50公斤袋的糖(贸消部限制商家只可以存储不多过200KG的糖), 才不过200 x 0.10 , RM20。而且还没算运输费, 库存防潮防蚁防鼠的费用。

而且油站和24 小时便利店(在蕃薯国,7-11 便利店的专利是陈大班 ), 才不会那么笨的囤那么无利可图的东西。而且不少还开始了JIT 零库存的销售玩意。

照蕃薯国部长的逻辑看来, 现在的商家真倒霉, “被卖糖” 都可以。

4条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经济, 政治

马哈迪向东学习学三菱不成, 画不成虎反类犬

马哈迪的向东学习, 把重工业带入马来西亚, 是在日本经济还没破灭的时候,用媒体和政府机关造势而成的。 那个时候, 马来西亚媒体,连丁点批评和深入探讨的声音都没有。 难听点来说, 那和中国盲目大跃进很相进。

在媒体被灭音,加上多数人民继续盲目支持马哈迪的大宝号计划, 结果在马哈迪执政期间, 大宝号计划没有丁点检讨。 而97 年经济风暴, 只不过是对马来西亚人一个警告。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 肯认真的去看历史事实, 就会知道,日本的工业不是二战后重建那么简单。比如说,马来西亚媒体有不人使用尼康相机 (Nikon) , 可是有多少记者知道, 尼康的工业历史? 尼康在二战前,已经是三菱(MItsubishi)工业的一部分, 制造武器的光学仪器。 而佳能(Canon) 从名字上看, 就是大炮,

而三菱只不过是日本战争重工业,在战败后转为民用的延续。那就是说, 日本的重工业的崛起, 是从1920 甲午战争得到巨额的赔偿,才让日本能开始发展重工业。

马哈迪和他控制的媒体,除了只给人民看片面的故事, 也同时催眠自己,以为日本经济崛起只不过是因为拥有1970 年开始的打入美国的市场,和日本人民的1947 年战败后的“吃苦精神”。

马哈迪只要自己和马来西亚人民看到80 年代的日本,而把日本20 年代的历史和40年底代战败不当着一回事。 日本战败后, 战前的科技和技术也一样延续了下去。

在80年代来看, 如三菱的日本工业, 可是拥有60年科技和人材历史的产业。 加上日本大学和科技学院的历史,才造就了日本在80年代工业产品能大量输出的能力。 除此之外, 日本工业也拥有不少科技的专利。 我敢说, 马来西亚99% 的人民, 都不知道三菱工业是怎么一回事, 更不要说认识日本工业背后的基础历史。

马哈迪虽然媒体和政府行政搞了一个“大跃进” 的马来西亚大宝号,可是却没有好好打好基础。 在马哈迪任内的 22 年, 马来西亚的教育还是延续英国殖民时代的方法, 没有任何向专业和工业转型的方面行进, 反而在马来西亚大宝号的前提下, 大搞朋党主义, 把马来西亚的经济带入M 型 经济的死角。

讽刺的是, 马哈迪已经卸任了快8年。 但是他留下的烂摊子巫统到了今天都没有意愿收拾。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把马来西亚政府实行凯恩斯主义的失败,赖在津贴身上

“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或凯恩斯主义)是根据凯恩斯的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凯恩斯,1936)的思想基础上的经济理论,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

这是维基百科对凯恩斯主义的解释。

对照下,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其实是凯恩斯主义最忠实的实践者。凯恩斯主义能横跨整个二十世纪大行其道,其实很大的程度,是靠了美国的国力,而不是因为凯恩斯主义是经济的真理。日本经济在90 年代泡沫破灭,其实已为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的国家敲了警钟。 没有一定实力的国家, 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其实是在饮鸠止渴。

而纳吉说的“促全民思考汽油津贴存废”,其实就是一个政府死不认错的例子。

马来西亚经济结构的问题, 其实就是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的结果。 马哈迪时代开始的汽车政策,就是凯恩斯主义教条里头重要的一条 : “ 增加需求” 。 为了达到目的, 马哈迪实施了保护政策,也同时有意的瘫痪原本是自由市场化的公共交通, 把马来西亚人民从汽车化的文化上的死角推去。

整个汽车政策, 除了造就一个不少过5 万人的工业 (包括上下游) , 也同时制造了庞大的寻租机会给予巫统的朋党, 也同时造就了金融业汽车贷款方面的卡特而(Cartel)。 而副作用, 就是汽油使用量的增加,也导致了在80年代设下汽油的汽油津贴,大幅度上升。

纳吉和伊德利斯故意片面的强调庞大的汽油津贴, 其实是要避开马来西亚政府从马哈迪时代开始的错误汽车政策。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 纳吉没有意愿去解决那汽车政策问题的根本。 纳吉早先提出的“让人民介入高收入群” 理念, 只不过是一个模糊化的概念和 希望, 去寄望”奇迹“出现, 让一个 ”高收入奇迹“去解决那5 万人就业的夕阳汽车工业问题。

其实单只是错误的汽车政策, 问题还只是局限在那几万就业机会上。 可是由于没有马来西亚没有反垄断法, 加上朋党主义横行, 好大喜功的马哈迪,不但让已经半吊子私营化的公司不停的扩张员工,来减少失业人口的表面数据, 还让应该被精简的公共领域,加入行列,变成一个吸收失业土著大学生的机关。

其实问题在阿都拉成为首相的时候已经浮现了。 不过阿都拉再来个饮鸠止渴,把改革超支的问题丢给下任。 而马来西亚政府超支的问题,外资比马来西亚人民还清楚。 就好象欧猪 (PIIGS) 出事的时候, 真正烧伤的,其实是散户,长期投资者和基金经理,其实早已经嗅出了问题。长远外资大量的撤离马来西亚,就是对纳吉政府的意愿有所怀疑, 而一个马来西亚的无聊政治宣传, 更坚定了长期外资离开的决心。

现在纳吉面对的就是一个,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而失败的政府。 减少石油津贴, 其实是无可奈何, “希望”可以减少马来西亚人民使用汽油的方法。 但是为了不让汽车工业崩溃,加上巫统朋党的利益关系(政府已经决定让汽车AP 延长到2015 年 ), 纳吉不能,也不敢去碰任何会影响国产汽车工业(和出口导向的私人汽车零件工业无关)的改革课题。 而且政府也在汽车贷款方面, 每年得到数以十亿计的税收。

现实是, 为了不影响现有的汽车政策经济结构, 纳吉不会让真正有效率的公共交通政策出现。至于其他津贴,巫统朋党已经垄断了的机构, 纳吉也不会用竞争法去开发那些市场。

至于精简庞大的公共机构,是一个不受巫统内部欢迎的动作。纳吉不会去干这不讨好的工作,而且这已经变成了一个禁忌, 非但纳吉不谈, 巫统也不准任何基金经理谈这问题。

所以纳吉只谈石油津贴,把问题推到人民身上。

把马来西亚政府实行凯恩斯主义的失败,赖在津贴身上已关闭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不取消津贴会破产?

看到依德里斯说的 建议每半年汽油涨价十仙 大马不削减津贴九年破产, 让我想起一个刚刚非常有趣的报告 會說謊小孩長大易當CEO

蕃薯国马桶政府说谎话的时候,通常用的都是同一招, 那就是符合自己朋党的利益话才会说出来。 依德里斯的把话只是说一半不说一半, 已经是說謊說成精了。

拿气油津贴来说吧。 其实最大的问题是出在马来西亚太多汽车了, 更大的问题是, 没有汽车那里都不用去。那些公共交通工具, 其实已经被马桶政府故意用政策和行政瘫痪了, 要不然老马如何在二十年间, 强迫国人买汽车。而且马桶政府一个“小巴士公司无效率”, 就把全国城市内的巴士公司干掉,换上巫统朋党公司。 结果不用猜也知道 : 赚了钱是巫统的, 亏了就是阿公的。 结果城市的巴士服务,换了几次名字,一样越搞越烂, 帮国家汽车工业一把。 要不然国家汽车工业上下游超过 5 万个工作,可要吃西北风。

依德里斯说的其实还是和马哈迪一样的开源鬼话, 总之要节流的话甭想。 为什么呢? 因为蕃薯国节流的话, 很多和马桶有关联的朋党会去吃西北风。 而且还别忘了蕃薯国搞出来的【失业吸尘机】 : 政府部门。 现在蕃薯国的公务员已经达到 120 万大军,还继续在增加。

蕃薯国这么做的原因无他,稳定马来人为要。 那个什么狗屎perkasa 不敢说的话就是,蕃薯国公务员大军的 310 亿元 plus plus 的薪酬, 90% 是“土著” 的,因为非土著在政府部门还不到10 %. 那就是说, 那政府的薪酬大蛋糕,289 亿元 是”“土著的”. 怪了, 这蛋糕都不小了, 为啥很多人都看不到。

再说就是那些官联公司, 厉害的有国家电讯 Telekom Malaysia, 还有就是国家能源 TNB 等等,这些垄断老大,其实都拿了不少的津贴,只是被马桶政府换个说法,让这些钱不包括在津贴之内。

更让人火光的取消津贴,就是那些已经被朋党垄断的必须品。 在蕃薯国, 糖和米, 现在都被国家稻米局BERNAS 买断了, 而幕后人士, 就是巫统的好朋友cum 大金主,Syed Mokhtar 。
如果要取消津贴米和糖的津贴,BERNAS 的垄断必须滚蛋。 香港已经是李家城,为何蕃薯国要学香港,变成了 Syed Mokhtar 的, 也真的是太岂有此理了。

而说到能源,最大康头的除了那个YTL 集团, 接下来的全是和巫统有关联的, 老马时代搞出来的独立发电厂。 这些发电厂得到的津贴, 可爱的依德里斯一字不提。

还有就是水了。 现在马桶政府要搞的就是把水务中央化。 又来搞垄断。给了谁呢? 不用猜也知道,巫统朋党的公司。 幸好现在民联州如雪兰莪, 就和中央政府搞个拖诀, 把那巫统朋党的水务公司,用债务把它干死掉。

马桶政府搞这个取消津贴的宣传是要骗睡呢? 其实很明显, 就是要骗那些乡下和东马投马桶政府票,“天真无涯”的笨蛋。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