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政治

那个叫甜菊的家当 (1): 白糖 vs 甜菊争霸战

小莊在我的 wordpress 部落 留言说

甜菊是植物提炼出来的?我怎以为是化学物呢。。。

说起这回事, 也要多谢山番国的山姆叔叔的“努力“。 甜菊(Stevia )在几年前的美国, 是不被批准的糖替代品, 只能当保健用品来卖。而在三十多年前,甜菊就被 FDA 禁止。 在1985 年,甚至有传言说甜菊被检验出有致癌物质, 可是日本方面从 1971 年开始用到现在, 都没有任何致癌鬼话的传出来。 而可乐公司(可口和百事)已经在甜菊使用的课题上吵了FDA 很多年。 FDA 终于在 2008 年12月,批准甜菊做为食加添加剂。

(甜菊 – 来源 wikipedia, 拍摄者 – Ethel Aardvark) 在美国本土支持使用甜菊的人,都怀疑因为代糖公司的利益关系,让FDA 把甜菊档在门外。但是如果仔细查看, 那可不是阴谋论(conspiracy theory), 而是事实(facts)。 和这些甜添加剂(甜剂)有重大利益关系的,其实是美国最大的农作物— 玉蜀黍。Sorbitol, high fructose corn syrup, 都是从玉蜀黍提炼出来的。如果只是靠甘蔗和甜菜的话,根本提供不了美国对糖的消耗量。而且更重要的是, 美国政府为玉蜀黍种植提供非常高的津贴,才能提供廉价原料,让美国的食品工业廉价生产。所以别以为山姆叔叔只是搞市场经济,事实上, 在填饱肚子课题上, 山姆叔叔是100% 的Communist.

如果让甜菊取代玉蜀黍制造的甜剂, 那么整个玉蜀黍甜剂市场就会崩溃。少了玉蜀黍甜剂市场,那么美国政府要用更高的价格来,来津贴玉蜀黍,才能阻止美国食品的物价高涨。 别以为玉蜀黍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美国的畜牧业养鸡业什么的,都是全靠受津贴的玉蜀黍,才能生产出便宜的肉类,而且现在连养鱼场都用玉蜀黍喂鱼。

美国不是在最近的经济风暴里头搞拯救 (Bail Out), 而是很多时候都在搞这个把戏。 80 年代的汽车工业被日本车打的半死,也是美国政府想帮法让美国汽车业过了那个难关。 不过和蕃薯国比较的话,美国政府搞的拯救,成绩都还不错。如果美国政府的拯救方案是拿个B+ 的话, 那么蕃薯国的拯救功夫只能拿个 F-.

话说会来, 美国政府保护了这个玉蜀黍甜剂工业, 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
问题大了。 因为现在有个国家叫中国, 是世界上最大的甜菊种植国(占世界80%)。 可以说, 现在如果没有甜菊的话, 中国人的生活就真的要免甜了。 虽然中国是世界第 2 大玉蜀黍种植国,玉蜀黍却是主食, 不是动物的食物。 要用玉蜀黍来做甜剂的成本太高了。
而高品质的甜菊,在对糖的甜度来说, 是 1 :250-300 , 比例来说, 1公斤可以代替 250-300 公斤的糖。 甜菊的种植不像玉蜀黍要放非常多的农药和肥料, 而且甜菊的萃取方法,是从甜菊的乾叶弄出来的。 这些因素都让生产成本低上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因为因为那甜的倍数,食品工业连运输费和囤仓费都省下不少钱。 日本人在30 多年前干的,中国现在就同样那么做。

为什么新加坡禁止使用甜菊? 其实很简单。新加坡难听点来说,是认美国做大哥的。 大哥说的话那敢不听。看着吧,只要甜菊可乐在美国上市, 新加坡立刻就解禁。搞不好在FDA 批准的当下已经解禁了。

而中国出口的甜菊, 迟早会杀到美国本土。如果那个时候爆发贸易战的话,引起公众注意的话, 美国政府就会遭到公众的大反弹。因为日本用了40 年都没事。 而且玉蜀黍甜剂那么不健康不政治正确的东西, 也影响了美国人的健康,提高了医疗成本。几案举发的话,美国玉蜀黍甜剂可能即刻就崩溃, 重演80 年代在美国本土,日本车干掉美国车的历史, 不过现在只是换了去甜菊而已。

说了这么久, 到底一公斤的甜菊要多少钱呢? 根据一个印度白糖销售商的说法, 中国生产的价格是人民币 220 /1 KG (~马币110/ 1 KG)

而在马来西亚被津贴的白糖价格是 RM 1.70 1KG. 如果马来西亚买到 1 KG 的甜菊(完全不需要津贴), 就等于买到250 KG 的糖。 那就是说, 甜菊对糖的兑换价格是 马币110 / 250KG = RM 0.44 /KG 。 每公斤马币 0.45 元。

想象一下, 如果20 年前美国让甜菊过关的话, 这还不到每公斤 15 美仙的 价格, 玉蜀黍甜剂会有生路吗?当然, 那个时候中国还没开放。

————-
图片来源 : wikipedia
图像提供 : Ethel Aardvark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万能国阴谋论:糖,不来了

在2010 年,为了糖而吵的天翻地覆的国家, 除了一个叫马来西亚的万能国度之外 ,在地球上很难找出第二个。

糖不够用, 其实是很奇怪的现象。马来西亚的那些官大学问大的官, 当然撕开喉咙嚷什么走私囤糖的鬼话。

而网上就有个博士网友就说了一个比阴谋论更真实的故事 : 《 国阵找糖的替死鬼

人家郭鹤年和红毛人来人往几十年,要糖只要叫书记在网络上一击便OK。别人,特别是新人要糖,红毛人当然讲MONEY COME。 那边讲MONEY COME,这边讲BOLEH HUTANGKAH.

红毛人不会马来油,便用电脑翻译。电脑讲BOLEH HUTANGKAH 是CAN CREDIT ?
红毛人一看,NO。NO MONEY NO TALK。这边一看,又用电脑翻译NO MONEY NO TALK 是TAK ADA WANG TAK CAKAP。哦 !红毛人要看到钱才讲话,比我们更加贪污。讲话也要钱,没钱不讲话。

结果市面的糖一天少过一天,国阵的人头猪脑没有去糖的加工厂问他们到底他们买的糖是否和过去同量。或者他们有问,不敢公布出来。

为了隐蔽不可告人的秘密,国阵政府的人头猪脑必须找“糖的替死鬼”。于是便讲要卖糖,面粉和米要有礼申,也要卖一公斤记卖一公斤。这么一来,那些开杂货店的头家金纳一定会令火发着。钱赚少少,工多多。

只要他们令火发着,他们一定不卖这些赚没两分钱的东西。只要他们不卖,便立刻成了替死鬼。人民喊买不到糖,国阵便可以立刻讲头家金纳都不卖糖,何来有糖买。这个理由可大过天。高明!
—敦符国荣博士著

厉害。 原本我还只是认为那是市场机制出了问题。 马来西亚99% (事实上是100%) 糖原料: 甘蔗,都是进口货。 因为甘蔗不适合在马来西亚的土地大规模的种植。如果糖不够,只有在原料来源上出问题。 要不,就是政府故意不让替代糖的甜菊进口, 让那鸡的朋党大发利是。
Stevia plant by Sten Porse
(甜菊 – 来源 wikipedia, 拍摄者 – Sten Porse)

可是整个糖不够用的问题, 接不上那供需(supply demand) 的缺口,就是很奇怪的事。看了那敦符国荣博士的说法,就把所有的问题都接起来了。

由于糖是被政府控制的事物, 那么贸易部肯定有那些进口数据。 奇怪的是, 贸易部在整个事件中, 只说囤积走私的鬼话, 糖原料进口的话一字不提,这就配合了上面No money no talk (no sugar) 的论点。

这个故事如果传出街坊,你说有多少人会“不相信”呢?

文章中还提到Negeri Sembilan 的种甘蔗计划 (什么鸟, 那么干的地方)。
就在谷歌上截到一个
新鲜种甘蔗计划 , 原来四十多年前的贪腐花样还可以重抄。还可以大摇大摆的说什么出口“甘蔗汁”。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只此一国的 ”被卖糖“

2010 年的今天, 蕃薯国还在买卖糖执照上的课题吵吵闹闹 。 结果做官的就在杂货上摆卖事件上大发厥词, 胡说八道。 身为副貿消部長的陳蓮花(民政黨) 发了狠话, 说什么让夜市小販卖糖, 或是让油站和24小时便利店卖糖。

夜市小贩或便利店卖糖?
哈哈哈哈, 到时候,到底是民政还是马华公会去津贴夜市小贩的损失? 蕃薯国的糖是统制品,1KG的价钱不可以超过 1.80。白糖和白糖替代品(比如说甜菊)的市场都被限制了, 那里头的利润可想而知。 一公斤的糖如果只赚10 分钱,拿了四个50公斤袋的糖(贸消部限制商家只可以存储不多过200KG的糖), 才不过200 x 0.10 , RM20。而且还没算运输费, 库存防潮防蚁防鼠的费用。

而且油站和24 小时便利店(在蕃薯国,7-11 便利店的专利是陈大班 ), 才不会那么笨的囤那么无利可图的东西。而且不少还开始了JIT 零库存的销售玩意。

照蕃薯国部长的逻辑看来, 现在的商家真倒霉, “被卖糖” 都可以。

4条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经济, 政治

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的那一回事

倪匡在他的卫斯理系列著作《拼命》 ,里头探讨了「偷生」这个现象。 书中主角之一的金月亮说了这么一番话 :

“在沙漠上,匈奴大盗有时俘虏了敌人,会令俘虏在沙漠中四散奔逃,他就纵马追杀,我眼见过一次,有超过一百人,匈奴大盗一声令下,人人都竭力奔逃,竟没有一个人找匈奴拚命的,结果,长刀霍霍,一百多人无一逃得出去。”…
“每一个人都在想的是:我可以逃得出去的,别人死了,和我无关,所以人人都只顾尽力逃,而没有人找匈奴大盗拚命。如果这一百多人齐心,一齐发难,匈奴大盗至多杀死他们二三十人。可是,谁肯做这二三十人呢?”
而卫斯理的答话是:“所以,地球人并没有违背生命的原则,只是对维持生命继续存在的方式,运用不当。只想到逃走,没想到拚命。”

对于偷生这现象觉得无可奈何的倪匡, 当时还不知道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Stockholm syndrome )这回事。 要不然那沙漠大盗的故事, 就会变成罗马角斗士(Gladiator), 让那一百多个俘虏取悦匈奴大盗,然后互相残杀来得到地位。

在最近的「德士色魔」事件上,对无权无势公众人士嗜血的本地媒体, 因为警方暴露了其中一个变成协助加害者的被害者身份, 大势和炒作和追踪。 奇怪的是,那么明显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居然没有一篇报道提到它。

其实说穿了,在马来西亚这个万能国度,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看看五十年来, 明明知道自己的窘境的人, 偏偏就要投给一个贪污腐败的政权。 而更进一步的, 反而还会去合理话那腐败的政权, 吮痈舐痔的只为了得到好处。 崩口人忌崩口碗,大概媒体编辑也在避忌吧。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

马哈迪向东学习学三菱不成, 画不成虎反类犬

马哈迪的向东学习, 把重工业带入马来西亚, 是在日本经济还没破灭的时候,用媒体和政府机关造势而成的。 那个时候, 马来西亚媒体,连丁点批评和深入探讨的声音都没有。 难听点来说, 那和中国盲目大跃进很相进。

在媒体被灭音,加上多数人民继续盲目支持马哈迪的大宝号计划, 结果在马哈迪执政期间, 大宝号计划没有丁点检讨。 而97 年经济风暴, 只不过是对马来西亚人一个警告。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 肯认真的去看历史事实, 就会知道,日本的工业不是二战后重建那么简单。比如说,马来西亚媒体有不人使用尼康相机 (Nikon) , 可是有多少记者知道, 尼康的工业历史? 尼康在二战前,已经是三菱(MItsubishi)工业的一部分, 制造武器的光学仪器。 而佳能(Canon) 从名字上看, 就是大炮,

而三菱只不过是日本战争重工业,在战败后转为民用的延续。那就是说, 日本的重工业的崛起, 是从1920 甲午战争得到巨额的赔偿,才让日本能开始发展重工业。

马哈迪和他控制的媒体,除了只给人民看片面的故事, 也同时催眠自己,以为日本经济崛起只不过是因为拥有1970 年开始的打入美国的市场,和日本人民的1947 年战败后的“吃苦精神”。

马哈迪只要自己和马来西亚人民看到80 年代的日本,而把日本20 年代的历史和40年底代战败不当着一回事。 日本战败后, 战前的科技和技术也一样延续了下去。

在80年代来看, 如三菱的日本工业, 可是拥有60年科技和人材历史的产业。 加上日本大学和科技学院的历史,才造就了日本在80年代工业产品能大量输出的能力。 除此之外, 日本工业也拥有不少科技的专利。 我敢说, 马来西亚99% 的人民, 都不知道三菱工业是怎么一回事, 更不要说认识日本工业背后的基础历史。

马哈迪虽然媒体和政府行政搞了一个“大跃进” 的马来西亚大宝号,可是却没有好好打好基础。 在马哈迪任内的 22 年, 马来西亚的教育还是延续英国殖民时代的方法, 没有任何向专业和工业转型的方面行进, 反而在马来西亚大宝号的前提下, 大搞朋党主义, 把马来西亚的经济带入M 型 经济的死角。

讽刺的是, 马哈迪已经卸任了快8年。 但是他留下的烂摊子巫统到了今天都没有意愿收拾。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巧合这一回事

趁星洲日报还没把超级狗的图片撤下,把 留點面子給人賺吃 的新闻用图像截下来。

巧合


(点击放大)

是一面看故事, 一面看哪只狗,只有相信这世界,是有巧合的相得益彰这回事。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政治

马来西亚风水真差!

安哥爵 说…
moot,
今天有部长说他风水好才有得做部长.他名叫曹智雄.这名字旺权旺财?

moot 说…
我说, 是马来西亚的风水不好才对,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可面目可憎,不学无术,满嘴喷粪的部长横行?

安哥爵 说…
moot,
他说不不勤劳也不厉害,命好才有得做部长.见今日光明日报.

安哥爵 :

开玩笑,曹智雄“不勤劳也不厉害”? 这可是308 后马桶公会最大的笑话。 在谷歌上头, 打入“曹智雄 打压”。此公如果生在清朝的话, 《儒林外史》 肯定会有他的大名。

不难发现曹大爷可真的是: 勤勤劳劳的做权贵爪牙,堂堂正正的打压民主,躲躲猫在巫统背后忽悠人民。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