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哲学

拿 iPhone 4 天线问题来“晒命”

树大招风的苹果iPhone, 终于遇上电话工程设计的大问题。 美国Tomsguide 网站就说了: Prof. Predicted iPhone 4 Problems Before Launch ( 教授在iPhone 4 未放行已预见问题 )

“The actual circuit board works as a part of the antenna and the metal frame around the coupler signal into it. But it means that the user can not avoid interfering antenna system with its touch,” ComON quotes Gert Frølund Pedersen as saying

“But the human tissue will in any event, have an inhibitory effect on the antenna. Touch means that a larger portion of the antenna energy turns into heat and lost. Thus becomes less efficient antenna to send and receive radio signals,” he continued.

(翻译)现在电话(指iPhone 4)的电板,已经和天线和它的金属外壳,连成一体。 这就是说,只要使用者用手触摸电话,就会影响电话的信号。 人体组织在任何情形下, 都会抑制天线的作用。 因为触摸会导致部分天线的能量, 转移成热量而流失。这导致天线的接收功能被削弱。

问题在于人体的接触导致天线短路, 所以苹果就建议iPhone 4 使用者,在天线的部分粘上胶纸,或买苹果的电话套。

当然其他厂商趁这机会攻击非常正常。 人们不但会购买 iPhone 4,而且会把这天线问题拿出来炫耀。 这就好像蔡澜说过的:某人常常在他面前说名牌钻石表不好,会脱落。 同样的, iPhone 4使用者会说天线问题有问题,然后拿出iPhone 4 脱下那电话护套,表演天线短路给人看。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科技, 经济, 哲学

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的那一回事

倪匡在他的卫斯理系列著作《拼命》 ,里头探讨了「偷生」这个现象。 书中主角之一的金月亮说了这么一番话 :

“在沙漠上,匈奴大盗有时俘虏了敌人,会令俘虏在沙漠中四散奔逃,他就纵马追杀,我眼见过一次,有超过一百人,匈奴大盗一声令下,人人都竭力奔逃,竟没有一个人找匈奴拚命的,结果,长刀霍霍,一百多人无一逃得出去。”…
“每一个人都在想的是:我可以逃得出去的,别人死了,和我无关,所以人人都只顾尽力逃,而没有人找匈奴大盗拚命。如果这一百多人齐心,一齐发难,匈奴大盗至多杀死他们二三十人。可是,谁肯做这二三十人呢?”
而卫斯理的答话是:“所以,地球人并没有违背生命的原则,只是对维持生命继续存在的方式,运用不当。只想到逃走,没想到拚命。”

对于偷生这现象觉得无可奈何的倪匡, 当时还不知道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Stockholm syndrome )这回事。 要不然那沙漠大盗的故事, 就会变成罗马角斗士(Gladiator), 让那一百多个俘虏取悦匈奴大盗,然后互相残杀来得到地位。

在最近的「德士色魔」事件上,对无权无势公众人士嗜血的本地媒体, 因为警方暴露了其中一个变成协助加害者的被害者身份, 大势和炒作和追踪。 奇怪的是,那么明显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居然没有一篇报道提到它。

其实说穿了,在马来西亚这个万能国度,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看看五十年来, 明明知道自己的窘境的人, 偏偏就要投给一个贪污腐败的政权。 而更进一步的, 反而还会去合理话那腐败的政权, 吮痈舐痔的只为了得到好处。 崩口人忌崩口碗,大概媒体编辑也在避忌吧。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

那些庸俗的”感人“故事

这篇文章是找渣的。 看过不少奇怪的怕死别人不掉眼泪“感人” 故事。 大多不根据逻辑,胡乱铺排故事,大多是是由用华文媒介。 而台湾是其中佼佼者。

在小镇医生里头看了几篇转载, 真的是有够呛的。 首先看到的是 《世上最美味的泡面》。 说孩子把泡面(快熟面)用被子盖住的“温馨故事“。 可是大老爷, 快熟面不是白叫的。 而且放久了, 面条会便糊。这个故事不知道到底是作者炒的还是原创,要不然这么白痴的情景连小学生都看得出来。 又或者那作者是学港台电视编辑?故事逻辑不重要,总之有一群师奶观众买单。

另一则就是 《便当里的头发》 。 那里头的故事让我惊奇。我看到的是社会贫富悬殊,但是作者要表达的却是非常幼稚的“在别人的角度看东西”。

《种花的邮差》, 是100% 抄英文故事的, 但是又抄不好。 英文原文说的是荒芜的土地, 没有洒狗血过分的说“唯独从邮局到村庄的这条道路,从过去到现在,始终没有一枝半叶”的笑话。如果连野草都生不了的土地,那么娇贵的话可以活下来的话,人类就不用搞什么环境保育的调调了。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文化

举行闪电大选也要看资格。

在欧洲先进国 (不包括前苏联的欧洲国家) ,通常主要政党为了在混合政府上得到更多的议席势力,又或是为了解困政治危机的发生,都会在执政短期内解散国会来提前全国大选。 这些提早举行的选举。

有趣的是,华文媒体在多年前, 就把“提早解散国会” ,安上“闪电大选“。 可是有趣的是,真正解散国会的, 多数的欧洲国家,都没有”闪电大选“ 这个词。

更加笑话的是, 马来西亚根本没发生过如欧洲般,提早解散国会的例子。 连马哈迪的“美好时代” 所谓任期最短的政府,都干超过任期的80% 。

而选举的大笑话, ”选举劳财伤民“ ,就是马哈迪当首相的后期说出来。而更讽刺的是,马哈迪却是”向东学习“口号的领航者。 而学习的对象日本,却是最多选举的国家,却没有”劳财伤民“的谬论。

闪电大选的成因, 马来西亚媒体根本是一知半解。而如里昂证券非政治团体的观点“纳吉极可能提早在2011年首季,宣布第十三届全国大选” ,更是骗死人无须赔命说话。

马来西亚的选举, 已经在马哈迪任内, 变成了”有理没钱莫进来“ 选举。国阵选候选人的首要条件,就是知道如何“吸金”。而每个议席选举的费用,每一届大选都节节上升。单是 308 大选,国阵在媒体上的费用已经超过几千万。

而在欧洲先进国,选举监督非常严格。结果选举“非常便宜”。 在80 年代 , 龙应台就在她的文章 《兩颗草莓的賄選》说 :
——————-
“德國選舉的社會成本非常低。不需要大批蒐證人員,不需要出動鎮暴警察,不需要增加人手防止交通癱瘓,不需要法庭審判違規競選,不需要大量清潔隊員清掃選後垃圾,一場大選只有起碼的開銷:六十萬個選務助理,一人發三十馬克車馬費,選票印製紙張,以及通訊投票信件等等。平均起來,六千萬選民為這次大選每人付出了不到兩馬克,不到四十元台幣。
———————–
这在马来西亚是难以想象的一回事。 因为我本人最低的估计, 每个国阵候选人起码要有 1 百万的候选基金, 才有可能上阵,而重点地区用的钱会更多。 马来西亚有222 个国会议席, 大概500个州议席,算下来,没有7 亿元马币, 那选举机器就会半死不活。

所以谈什么闪电大选,还要看一个国家的选举制度, 有没有资格去“闪电”。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

经济转型不是煮快熟面!

那吉的宣布经济转型已经进行了快一个月。 吊诡的是, 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度, 这么重要的政策,马来西亚媒体,尤其是主流媒体,对于经济转型,简直好像干着旧中国国民党时代的“莫谈国事” 。

林吉祥质问:”谈何新经济模式?” , 其实是许多关心国家去向的人民在意的事。 让我感叹的是, 林吉祥先生虽然坐望七十高龄,可是对于国事比不知所谓的主流媒体还关心国事。

对于经济转型, 虽然林吉祥先生不是经济学家, 可是对于落实的问题, 他就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的症结 : “倘若政府不能完成政府转型计划,恢复国内外社会对马来西亚政府治理能力的信心,则纳吉亦不能担保其经济计划一定可以获得成功。”

可见的, 林吉祥先生这话一出,要认真的回应可不容易。 不过要打马虎眼去胡扯混淆人民的视听,说这是什么“故意吧经济转型政治化”,可是马来西亚媒体和国阵喉舌一贯的作风。

政府的思维和运作不变,经济转型有可能成功吗 ?

不可能! 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科学事实。

龙应台的《百年思索 – 序》里头一个例子, 是最好的参考。
————–
两个世纪的中国知识分子面对的其实是一个问题:西化的问题。十九世纪的改革家显得急迫,但充满自信,对于改革的目标坚信不移。王韬的笔调多么典型: ……天时人事,皆由西北以至东南,故水必以轮舟,陆必以火车,捷必以电线,然后全地球可合为一家。中国一变之道,盖有不得不然者焉。不信吾言,请验诸百年之后。
  好大的口气啊,王韬。他似乎没有深想:轮舟火车电线将造成产业结构改变,产业结构改变将造成社会结构改变,社会结构改变将瓦解原有的道德架构和文化秩序,道德架构和文化秩序瓦解之后如何重建?
————–

轮舟火车因为可以越洋运载更多的货物,和今天霸市(hypermarket) 在价格上推挤小型杂货商业的情形相像。 轮舟火车也同时间带动人口和资讯,让原本闭塞的乡镇增加选择。原本务农的人,可以选择进城市打工。而某些行业因为交通闭塞小量运输而赚取暴利,在轮舟火车大量输入货品下,就无法维持旧有的利润。 乡下大家族的成员甚至越洋负笈。 这还没有算上其他更复杂的改变,如商业税务投资等等考量。 而电线改变的产业结构,就让读者们自己去推测吧。

所以说,要把马来西亚经济,从靠寻租和廉价劳工的经济, 转型到需要创意的知识经济,肯定会如文中说的 : “将造成产业结构改变,产业结构改变将造成社会结构改变,社会结构改变将瓦解原有的道德架构和文化秩序”。 如果原有的社会结构没有改变, 那反而说明改变触礁了。

而马来西亚现有的政治“ 道德架构和文化秩序” ,就是种族政治结构,加上披上羊皮的“扶持土著经济”, 朋党分肥土著买单的政策,还有就是独立发电站高速大道收费站等等寻租政策等等结构。 那吉在全国报章宣传他的经济转型, 没有丁点提到如何解决旧有架构,硬是把经济转型和旧有经济结构的冲突扫到地毯下。他提到的 “公务员必须配合”根本是放屁。 公务员是管理事务的,政策可是好像那吉这样的人推行下来的,成效的问题,就在于实施政务的人的监督。

就拿最简单的资讯工业来说吧。在20 年前的80 年代, 许光道先生曾经提过, 马来西亚政府的数据局 (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根本没有提供任何关于政策成效的数据,能看到的只是一些无痛无痒的数据。而在2010 年, 任何人上网去马来西亚数据局, 还是一样面对同样的问题。 讽刺的是,数据局的资料, 应该是研究马来西亚经济和资讯工业最重要的地方,但是它却对经济和资讯工业贡献不大。发达国家在知识经济高度发展下,许多交易和会谈,运用网络的成份非常多。就拿香港的例子来说吧,使用视讯电传会议已经是常态。 只有正式签约才会会面。 而高度使用视讯电传会议,就减少了浪费在交通上的时间。 在马来西亚,还没听过那一个部长是使用视讯电传会议,来听取汇报的, 更加不要说使用远程视讯电传会议开会。 虽然说马来西亚网络慢, 不过只用网络传话会议 (VoIP) , 我们的“慢”宽屏还是够用的。

2000 年前,商鞅已经有了一揽子的政治改革,有了解决过渡期间的方案,还“恐民之不信” , 才立木为信,付了 50金给一个相信政府会给奖金的市井之徒。

2000 年后, 2010 年, 那吉要搞经济转型, 却丁点政治改革议程都没有。除此之外,还把钱给了宣传公司搞宣传,希望马来西亚人民相信。 唉, 难道马来西亚人民,连2000 年前的秦人都不如吗?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哲学, 政治

万能国的守株待兔

通过社交媒体接触年轻世代, 慕尤丁推介个人政治部落格 :原址 : 独立新闻在线。

副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左图)今天在吉隆坡广播大厦(Kompleks Angkasapuri)礼堂出席“青年世代理想主义对话会” (Majlis Dialog Idealisme Generasi Muda)时承认,国阵失掉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乃因失去了部分人民的支持,特别是对现今的年轻世代不了解。
他回应其中一名大学生的问题时说:“我们还以为他们与我们以前是一样的,但是在过去五年到十年前,他们已不同了。”

看出他话头的问题吗 ?

韩非子两千年前已经用守株待兔的例子,指出过时的政策和思维,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成为问题的根源。

而马来西亚这个万能国的守株待兔, 不是“过去五年到十年前” 这么简单, 而是从马哈迪的政权开始,超过了 25 年。 守株待兔的结果是,兔子不再出现了, 田地也荒废了。 当然如果醒觉知道兔子不来了还好, 不过照万能国政府的思维来看, 马来西亚还在等兔子。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哲学, 政治

守株待兔的原貌和政治的关系

看蔡志忠的《漫画韩非子》 有感。 感慨现代人有时候比古代人还不会用脑袋。
原来「守株待兔」是古代到现代的政府都犯的。问题就在于, 民主国家的人民肯去思考的话, 就可以纠正政府。 而懒惰的民主国家人民的生活, 就会越来越差, 因为另一只兔子再撞上同一颗树的机会真的比买彩票还渺茫。 除非政府养一大堆兔子去撞树。

《韩非子·五蠹》

是以圣人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论世之事,因为之备。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兔走触株,折颈而死,因释其耒而守株,冀复得兔,兔不可复得而身为宋国笑。今欲以先王之政治当世之民,皆守株之类也。

白話文解

因此圣人不要求效法古代,不取法所谓永久适用的制度,而应研究当前的社会情况,并根据它制定符合实际的措施。有个耕田的宋国人,田里有个树桩子,一只奔跑的兔子撞在树桩上,碰断脖子死了;这个人便因此放下手里翻土的农具,守在树桩子旁边,希望再捡到死兔子,兔子不可能再得到,可是他本人却被宋国人笑活。今天想要用古代帝王的政策来治理现在的人民,都是和守株待兔的蠢人相类似的人。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