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0

把马来西亚政府实行凯恩斯主义的失败,赖在津贴身上

“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或凯恩斯主义)是根据凯恩斯的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凯恩斯,1936)的思想基础上的经济理论,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

这是维基百科对凯恩斯主义的解释。

对照下,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其实是凯恩斯主义最忠实的实践者。凯恩斯主义能横跨整个二十世纪大行其道,其实很大的程度,是靠了美国的国力,而不是因为凯恩斯主义是经济的真理。日本经济在90 年代泡沫破灭,其实已为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的国家敲了警钟。 没有一定实力的国家, 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其实是在饮鸠止渴。

而纳吉说的“促全民思考汽油津贴存废”,其实就是一个政府死不认错的例子。

马来西亚经济结构的问题, 其实就是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的结果。 马哈迪时代开始的汽车政策,就是凯恩斯主义教条里头重要的一条 : “ 增加需求” 。 为了达到目的, 马哈迪实施了保护政策,也同时有意的瘫痪原本是自由市场化的公共交通, 把马来西亚人民从汽车化的文化上的死角推去。

整个汽车政策, 除了造就一个不少过5 万人的工业 (包括上下游) , 也同时制造了庞大的寻租机会给予巫统的朋党, 也同时造就了金融业汽车贷款方面的卡特而(Cartel)。 而副作用, 就是汽油使用量的增加,也导致了在80年代设下汽油的汽油津贴,大幅度上升。

纳吉和伊德利斯故意片面的强调庞大的汽油津贴, 其实是要避开马来西亚政府从马哈迪时代开始的错误汽车政策。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 纳吉没有意愿去解决那汽车政策问题的根本。 纳吉早先提出的“让人民介入高收入群” 理念, 只不过是一个模糊化的概念和 希望, 去寄望”奇迹“出现, 让一个 ”高收入奇迹“去解决那5 万人就业的夕阳汽车工业问题。

其实单只是错误的汽车政策, 问题还只是局限在那几万就业机会上。 可是由于没有马来西亚没有反垄断法, 加上朋党主义横行, 好大喜功的马哈迪,不但让已经半吊子私营化的公司不停的扩张员工,来减少失业人口的表面数据, 还让应该被精简的公共领域,加入行列,变成一个吸收失业土著大学生的机关。

其实问题在阿都拉成为首相的时候已经浮现了。 不过阿都拉再来个饮鸠止渴,把改革超支的问题丢给下任。 而马来西亚政府超支的问题,外资比马来西亚人民还清楚。 就好象欧猪 (PIIGS) 出事的时候, 真正烧伤的,其实是散户,长期投资者和基金经理,其实早已经嗅出了问题。长远外资大量的撤离马来西亚,就是对纳吉政府的意愿有所怀疑, 而一个马来西亚的无聊政治宣传, 更坚定了长期外资离开的决心。

现在纳吉面对的就是一个,胡乱运用凯恩斯主义而失败的政府。 减少石油津贴, 其实是无可奈何, “希望”可以减少马来西亚人民使用汽油的方法。 但是为了不让汽车工业崩溃,加上巫统朋党的利益关系(政府已经决定让汽车AP 延长到2015 年 ), 纳吉不能,也不敢去碰任何会影响国产汽车工业(和出口导向的私人汽车零件工业无关)的改革课题。 而且政府也在汽车贷款方面, 每年得到数以十亿计的税收。

现实是, 为了不影响现有的汽车政策经济结构, 纳吉不会让真正有效率的公共交通政策出现。至于其他津贴,巫统朋党已经垄断了的机构, 纳吉也不会用竞争法去开发那些市场。

至于精简庞大的公共机构,是一个不受巫统内部欢迎的动作。纳吉不会去干这不讨好的工作,而且这已经变成了一个禁忌, 非但纳吉不谈, 巫统也不准任何基金经理谈这问题。

所以纳吉只谈石油津贴,把问题推到人民身上。

Advertisements

把马来西亚政府实行凯恩斯主义的失败,赖在津贴身上已关闭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不取消津贴会破产?

看到依德里斯说的 建议每半年汽油涨价十仙 大马不削减津贴九年破产, 让我想起一个刚刚非常有趣的报告 會說謊小孩長大易當CEO

蕃薯国马桶政府说谎话的时候,通常用的都是同一招, 那就是符合自己朋党的利益话才会说出来。 依德里斯的把话只是说一半不说一半, 已经是說謊說成精了。

拿气油津贴来说吧。 其实最大的问题是出在马来西亚太多汽车了, 更大的问题是, 没有汽车那里都不用去。那些公共交通工具, 其实已经被马桶政府故意用政策和行政瘫痪了, 要不然老马如何在二十年间, 强迫国人买汽车。而且马桶政府一个“小巴士公司无效率”, 就把全国城市内的巴士公司干掉,换上巫统朋党公司。 结果不用猜也知道 : 赚了钱是巫统的, 亏了就是阿公的。 结果城市的巴士服务,换了几次名字,一样越搞越烂, 帮国家汽车工业一把。 要不然国家汽车工业上下游超过 5 万个工作,可要吃西北风。

依德里斯说的其实还是和马哈迪一样的开源鬼话, 总之要节流的话甭想。 为什么呢? 因为蕃薯国节流的话, 很多和马桶有关联的朋党会去吃西北风。 而且还别忘了蕃薯国搞出来的【失业吸尘机】 : 政府部门。 现在蕃薯国的公务员已经达到 120 万大军,还继续在增加。

蕃薯国这么做的原因无他,稳定马来人为要。 那个什么狗屎perkasa 不敢说的话就是,蕃薯国公务员大军的 310 亿元 plus plus 的薪酬, 90% 是“土著” 的,因为非土著在政府部门还不到10 %. 那就是说, 那政府的薪酬大蛋糕,289 亿元 是”“土著的”. 怪了, 这蛋糕都不小了, 为啥很多人都看不到。

再说就是那些官联公司, 厉害的有国家电讯 Telekom Malaysia, 还有就是国家能源 TNB 等等,这些垄断老大,其实都拿了不少的津贴,只是被马桶政府换个说法,让这些钱不包括在津贴之内。

更让人火光的取消津贴,就是那些已经被朋党垄断的必须品。 在蕃薯国, 糖和米, 现在都被国家稻米局BERNAS 买断了, 而幕后人士, 就是巫统的好朋友cum 大金主,Syed Mokhtar 。
如果要取消津贴米和糖的津贴,BERNAS 的垄断必须滚蛋。 香港已经是李家城,为何蕃薯国要学香港,变成了 Syed Mokhtar 的, 也真的是太岂有此理了。

而说到能源,最大康头的除了那个YTL 集团, 接下来的全是和巫统有关联的, 老马时代搞出来的独立发电厂。 这些发电厂得到的津贴, 可爱的依德里斯一字不提。

还有就是水了。 现在马桶政府要搞的就是把水务中央化。 又来搞垄断。给了谁呢? 不用猜也知道,巫统朋党的公司。 幸好现在民联州如雪兰莪, 就和中央政府搞个拖诀, 把那巫统朋党的水务公司,用债务把它干死掉。

马桶政府搞这个取消津贴的宣传是要骗睡呢? 其实很明显, 就是要骗那些乡下和东马投马桶政府票,“天真无涯”的笨蛋。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马桶公会被翻旧帐

波大在大赞的周小姐炒米粉炒得不错的当儿 ,杨善勇在当今大马写的一篇 《两张白纸决定528》, 就戳穿了马桶公会的改革笑话。那支持持马桶公会收购报馆的中委名单,赫然有不少名人, 周美芬小姐也不落人后,帮忙炒米粉。

本人厚脸皮copy cat 了杨善勇的《两张白纸决定528》里头, “投票支持马华公会收购这一匹布长的中委名单”
(1) 林良实
(2) 黄家定
(3) 冯镇安
(4) 黄燕燕
(5) 陈祖排
(6) 植廉贵
(7) 黄家泉
(8) 石清霖
(9) 曹智雄
(10) 陈财和
(11) 何仁德
(12) 蔡细历
(13) 韩春锦
(14) 刘衍明
(15) 龙仕祥
(16) 林时清
(17) 刘文丰
(18) 曹德安
(19) 黄思华
(20) 姚再添
(21) 马兴松
(22) 傅润添
(23) 黄锦鸿
(24) 邱励兴
(25) 林祥才
(26) 何掌醒
(27) 黄雅兰
(28) 郭家骅
(29) 梁邓忠
(30) 姚长禄
(31) 林美娇
(32) 周美芬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政治

马来西亚向东学习,学个屁回来

俞天任在最近的一片博文 : 东方的太阳就要下山了?(四),说了两则真实故事。

2009年1月23日,日本用H-ⅡA火箭发射了一颗观测温室气体用的人造卫星,发射卫星不是什么稀奇事,稀奇的是这颗卫星同时搭载了8颗人造卫星,更为稀奇的是除了主卫星是日本环境省和日本宇宙开发机构(JAXA)共同开发的以外。其余7颗都是JAXA通过在社会上公开选考的方式选定的各种团体自己制造的小卫星,这些卫星中有一颗就是东大阪市的六个中小企业组织的“东大阪宇宙开发协同组合”(SOHLA) 联合起来开发的观察雷电的人造卫星SOHLA-1号,那是东大阪市的“人造卫星规划”的一个部分。

两年前笔者在大阪参加过一次波音公司的订货会议,一位看起来非常不起眼的老头在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用结结巴巴的声音问波音日本分公司的总经理:“波音777的内部湿度能够维持在多少?”在波音总公司采购部部长回答了这个问题以后,老头说:“我不喜欢坐波音公司的飞机,内部太干燥。我们有维持铝框架环境中湿度的技术”,把波音日本公司的总经理激动地说:“Please, please give me your ‘meisi’(名片)”。

乖乖。 马来西亚政府烧掉几百亿元的重工业公司(HICOM) ,连象样一点的高技术钢材都还造不出来, 最近还说什么搞太空科技。制造汽车弄出个寻租(rent seeking) 的经济出来, 还一样被日本车打到好像龟孙子。 日本的中小型的企业一起团结起来,可以造出个人造卫星,而且不是用什么“民族国家企业” 的招牌, 人家可是实在的中小型企业 – Small & Medium Enterprise.

后面那个故事更有趣。 马来西亚还砂拉越那里头,搞什么低成本的铝提炼。 日本已经是过渡到了更高层技术, 不是做铝窗框架,而是波音公司没有的环境维持湿度的技术。 这技术的产权价格,就比一间污染性高的铝提炼高出不知道多少倍。

马来西亚向东学习,真的是学过屁回来。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文化

希腊 : “经济專家”说一半, 不说另一半的话

对于希腊, 现在很流行一个调调, 就是希腊的危机时是因为加入欧元造成的。 如果希腊还像英国般主导自己的货币,那么就可以用贬值来提高产品竞争力, 就好比97 年亚太经济风暴的国家的手法。 不过提出这个论调的所谓经济專家, 却有意的忽视希腊的经济结构 :希腊的制造业是依赖大量进口加工,机械也有赖从德国等高科技工业的输入。

而加入欧元区后, 希腊的产品无需关税,比其他非欧盟国家的产品更具竞争力的打入其他欧洲市场。 而欧盟的服务条例,已表明了欧盟内的商业和工业团体,必须优先使用欧盟内的公司, 不能随便外包非欧盟国家的服务。而希腊经济结构占70% 的服务业,其实已经在占着这个便宜。

而且根据2008 年的数据,希腊货品总出口价值为25亿美元;而货品总进价值是94亿美元。 而服务业出口价值为50亿美元,进口业价值为24亿美元。 如果脱离欧盟区,希腊第一个问题就是兑换上的损失,加上服务业无法取得任何成长。老实说, 希腊有条件可以不加入欧元区吗?

数据来源 – FITA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非战之罪。 :p

首先是“被熊抱”,受内伤。

之后就是EQ 不够。

哈哈哈哈。一千岁不死,都有新鲜事。

——-
图片来源
风云时报 – 羽球选手面子书上怒骂支持者SOHAI 负面形象再添一桩

eddieliow – 输球的罪魁祸首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防身棍子不好用, 开枪好玩点。

警察欲制伏疯汉却误射青年
家属报案促停职查办4警员

又是一群的4个警员, 就没有一个拿警棍?看来用来防身的棍子和武术不好用, 还是开几枪好玩。

2条评论

Filed under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