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改革没有所谓的黄金时期

历史不能假设, 对于已经发生的事,假设根本改变不了历史。甚至所谓历史教训,都要等事过境迁之后,还要有对的时间和时机,才能谈。

“错过平衡财政黄金时期”, 就是一个假设笑话。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如果政府没有意愿去改, 那么任何“黄金时期” 都不存在。 如果有政治意愿的话, 任何时机都是好时期, 当然也可也说任何时机都是坏时期。

话说回来,马来西亚政府最大的财政问题,梁志华已经在前文说了 : 所得税率探顶只能扩税基 要脱困还需减开销增商机 指出来了 :i. 公共领域的薪金(2009 年380亿 ) ii. 无效率的津贴(2009年 209亿)

这两个问题, 很大的程度上皇后的屁股。尤其是公共领域的薪金,因为这牵涉了一个庞大的就业系统, 而不只是所谓的公共机构。

以马来西亚的人口来说,这个庞大的公共机构是没必要的。 把公共人事精简化,使用信息科技自动化(如把路税更新自动化), 减少繁文缛节(减少批准的程序) ,就可以把需要的人数至少削减一半以上。 这有几个后果 : i. 让国家每年省下 190 亿元, ii. 半数以上的公务员要失业。 iii. 一大群公务员人力被释放出来。

由于马来西亚的公共机构太庞大了, 半数以上的公务员被裁,必定提高失业率, 对社会带来冲击。 当然,如果安排得当,那么被释放出来的人力可以加入私人界成为有效的生力军。

如果继续饮鸠止渴,把公共机构继续当着吸尘机把失业大学生吸纳, 来达到数据上的低失业率,消耗应该用的地方(如扶助中小型企业,建立更多的专业学院,转换系统提高效率等等) , 马来西亚会更快的成为另一个津巴布韦。

纳吉所谓的“经济转型”, 没有提到任何精简公共机构的意愿, 也没有任何精简公共机构的软着陆措施。 比如说阶段化的精简人手,设立志愿精简小组,开公务员创业课程给被精简的人,把功能重复的部门削减然后调派去没有信息化的部门, 去帮助信息化,调部分人手去做精简化的后续工作等等。

就拿最简单的农业来说,马来西亚政府很多时候, 都没有收集足够的数据把它转化成有用的情报,来提高农业的生产力, 减低成本和浪费。 当农地的生产出现荒谬的对比(比如说 4 吨 对18 吨的生产对比),那应该做数据收集来调查问题现象。要不然提高的生产力的研究是无法开始的。 转换成收集数据的工作,可以让被精简的公务员, 过渡学习新的技能,如学会问问题,而学会问问题, 是知识经济工作的基本要求。

而如何减少津贴, 也可以从转换人员开始, 让参与过渡的人员收集数据来找出问题,然后逐步削减低效率津贴,把津贴转换成生产奖励。

我个人认为,逐步精简公共机构, 转移津贴成为奖励,在四五年内,除了未来每年可以削减超过300 亿元 的低效率经常支出(薪金和津贴), 增加私人界的就业比重, 除了减少政府赤字,也因为私人企业的增加而提高政府的收入。

和消费税比较, 这是 300 亿元和 20亿元(或更少)的对比。 除此之外,那”可能得到“ 的20亿元消费税的收益, 会被越来越庞大的公共机构支出 (因为政府没有精简)消减。最后我们还是一样要步津巴布韦的后尘。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