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0

病来如山倒。

他妈的, 都是那些不戴口罩的家伙。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Filed under 无题

经济改革没有所谓的黄金时期

历史不能假设, 对于已经发生的事,假设根本改变不了历史。甚至所谓历史教训,都要等事过境迁之后,还要有对的时间和时机,才能谈。

“错过平衡财政黄金时期”, 就是一个假设笑话。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如果政府没有意愿去改, 那么任何“黄金时期” 都不存在。 如果有政治意愿的话, 任何时机都是好时期, 当然也可也说任何时机都是坏时期。

话说回来,马来西亚政府最大的财政问题,梁志华已经在前文说了 : 所得税率探顶只能扩税基 要脱困还需减开销增商机 指出来了 :i. 公共领域的薪金(2009 年380亿 ) ii. 无效率的津贴(2009年 209亿)

这两个问题, 很大的程度上皇后的屁股。尤其是公共领域的薪金,因为这牵涉了一个庞大的就业系统, 而不只是所谓的公共机构。

以马来西亚的人口来说,这个庞大的公共机构是没必要的。 把公共人事精简化,使用信息科技自动化(如把路税更新自动化), 减少繁文缛节(减少批准的程序) ,就可以把需要的人数至少削减一半以上。 这有几个后果 : i. 让国家每年省下 190 亿元, ii. 半数以上的公务员要失业。 iii. 一大群公务员人力被释放出来。

由于马来西亚的公共机构太庞大了, 半数以上的公务员被裁,必定提高失业率, 对社会带来冲击。 当然,如果安排得当,那么被释放出来的人力可以加入私人界成为有效的生力军。

如果继续饮鸠止渴,把公共机构继续当着吸尘机把失业大学生吸纳, 来达到数据上的低失业率,消耗应该用的地方(如扶助中小型企业,建立更多的专业学院,转换系统提高效率等等) , 马来西亚会更快的成为另一个津巴布韦。

纳吉所谓的“经济转型”, 没有提到任何精简公共机构的意愿, 也没有任何精简公共机构的软着陆措施。 比如说阶段化的精简人手,设立志愿精简小组,开公务员创业课程给被精简的人,把功能重复的部门削减然后调派去没有信息化的部门, 去帮助信息化,调部分人手去做精简化的后续工作等等。

就拿最简单的农业来说,马来西亚政府很多时候, 都没有收集足够的数据把它转化成有用的情报,来提高农业的生产力, 减低成本和浪费。 当农地的生产出现荒谬的对比(比如说 4 吨 对18 吨的生产对比),那应该做数据收集来调查问题现象。要不然提高的生产力的研究是无法开始的。 转换成收集数据的工作,可以让被精简的公务员, 过渡学习新的技能,如学会问问题,而学会问问题, 是知识经济工作的基本要求。

而如何减少津贴, 也可以从转换人员开始, 让参与过渡的人员收集数据来找出问题,然后逐步削减低效率津贴,把津贴转换成生产奖励。

我个人认为,逐步精简公共机构, 转移津贴成为奖励,在四五年内,除了未来每年可以削减超过300 亿元 的低效率经常支出(薪金和津贴), 增加私人界的就业比重, 除了减少政府赤字,也因为私人企业的增加而提高政府的收入。

和消费税比较, 这是 300 亿元和 20亿元(或更少)的对比。 除此之外,那”可能得到“ 的20亿元消费税的收益, 会被越来越庞大的公共机构支出 (因为政府没有精简)消减。最后我们还是一样要步津巴布韦的后尘。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跟着剧本走

黄进发对于最近中国报受对付的事,问 :中国报错了吗?

黄进发只是列举出两个问题, 那只是老生常谈的事。 我个人认为,万能国主流媒体的问题已经进阶到更离谱的阶段 :政府插入特定新闻剧本。

当《中国报》报道总警长辞职而传出受对付的新闻, 我根本都不相信《中国报》的行动是为了增加报份, 因为根本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 据我个人的看法, 中国报只不过是跟着剧本走。 而剧本的原本故事,就是要把注意力从辞职的课题, 引开去关于新闻自由和操守的问题。

结果非常明显,到了今天, 马来西亚媒体(包括网上媒体), 都把注意力引开到《中国报》受对付的话题上, 而总警长”被重组“ , 就被内政部打马虎言混了过去。 更有趣的是, 没有一个主流媒体记者去追根究底那“被重组“ 的原因。
那道歉启事和短期被停职,对一向来张牙舞爪的内政部来说,其实是“轻轻拍了手心”。

当然, 要证实我这”插入剧本”的说法不容易, 大家大可以把它当是一个阴谋论(conspiracy theory) 笑话来看。 老实说, 如果某部门没有“高人指点”, 要写出这剧本也真不容易。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政治, 文化

比感谢国家栽培更让人喷饭的李宗伟

波波的 Main main main(马来语)快笑瓜我了。

始因是今日大马 (Malaysiakini ) 的一篇文章罗斯玛要李宗伟尽情地“main”, 体长纳吉国会庆功宴齐开黄腔

这个比中国的感谢国家栽培论,还让人瞪眼喷饭。 蕃薯国搞起笑话来, 也真的不输给中国。

(感谢国家栽培论,可以看这篇 巨乳,周洋和传媒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政治

佐摩的微调

如果以为“微调” 就是一个“杀手级解决方案”, 那就未免太天真了吧。 佐摩的微调政策看来可行, 不过他没清楚说明背后的支持架构。

要执行“微调政策”, 高度的信息工艺(Information Technology) 配合是大前提。 讽刺的是,许多年前在马哈迪任内提倡的电子政府(E-Government),就是一个让“微调政策”行进的支持架构。 不过让人笑话的是,比新加坡早起步的马来西亚, 在政府电子信息化的发展却是停滞不前。 马来西亚所谓的电子政府,已经退化为“电脑化连线“的,90 年代的过时作业。

许多人不明白电脑和信息化的分别和关联。 其实电脑只是工具, 一个可以让团体达到信息化的工具。比如说把连线搜集到的资料, 经过一个筛选过程,让决策者得到需要的数据来下决定。

就拿油棕园的作业来说吧。没有信息化的园主很简单, 就只是依照固定的时间表工作,用从官方得到的资料来定时施肥,除草撒杀虫药,收割等等。
而信息化的油棕园,就必须把所有的作业记录起来。甚至于每一颗树的产量, 灌溉的时间,施肥的用量等都记录起来。从这些记录, 园主可以锁定高产量和低产量的树,由那里开始研究更有效的提高产量方法, 来量身定造(customise) 方法来适应(adapt) 那个区域的气候地域,来提高产量。

如果没有信息化, 那么园丘就非常被动的,等着那个棕油发展局的报告来行动。 结果就变成运气的玩意。 另一个例子就是稻米生产。在高产量的适耕庄(Sekinchang) , 所谓的高产量经验,和信息收集有非常大的关系。 对那里的稻农来说, 高产量稻种只是其中一个条件。所谓的种植“经验”,只不过是信息的累积。 可惜的是, 在种植业上, 马来西亚只是有限度的信息化,根本没有把这科学增产,减低成本的方法推广。

如果信息化这么重要,为什么马来西亚政府故意去拖慢它, 在信息工程上的支出,还比不上许多政府建造如大桥大楼等硬件?

说穿了很简单, 只因为信息化的电子政府对官僚来说,“非常可怕” 。因为信息化后,要找出每个部门的低效率工作瓶颈,是非常简单的事。就拿那个马来西亚最腐败之一的土地局来说,信息化电子化下, 土地局官员,根本不可以用推诿来拿好处 :因为每个批件的流程(workflow)已经被记录下来,必要的话还可以自动的“提醒” 甚至报告被拖慢的程序,传递到高层。 而且因为每个批件的过程,都留下批件人的电子足迹(digital trace), 任何事情发生的话, 官员要和稀泥根本不容易。

话说回来, 佐摩的提议的微调政策, 必需要有流程信息工艺的配合,才能在每个短阶段做出有效的调整, 才能找出弊病来。 如果不是那么做的话,微调政策根本无法得到佐摩认为的成效。 这只是很简单的逻辑 :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用旧有的“慢慢来,无责任流程”, 要在里头上下其手太容易了。 流程信息化不是万能, 不过信息化可以把这些上下其手的可能性,封杀到不危害整个执行系统有效执行的程度,佐摩提议的微调才会有成效。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不怕老大,何必老远晋见!

国家总检察长要偷偷摸摸的跑去美国, 被揭穿后又说些奇怪的话, 说什么为那个烂得不能再烂的MACC 取经学习。

可是亚美利坚合众国一派就来个六个法律专员,这不是有点不寻常? 奥巴马真的这么“得闲” 管万能国的闲事, 帮安华案出头?

马来西亚媒体可能还抓着头,搞不清楚原因在哪。
其实迹象已经有了。 就从撤换马来西亚原子局代表开始说起。 万能国的官僚官场有个习惯, 就是做错事不需要负责任。

而万能国的这个前原子局的代表干了什么呢?

Mohd Arshad was recalled for “consultations” over the passing of a resolution by the IAEA board on Nov 27, after he cast a vote against a resolution on Iran’s nuclear programme that did not reflect the Government’s stand on the issue.

如果大家下意识以为, 这只是万能国巫统玩的,“我们都是回教兄弟”的那些玩意,而搞的抗命的话,就大错特错了。 文章就表明了万能国政府的立场, 万能国的代表可以弃权, 就是不可以持反对的立场。 对万能国知道的官僚制度来说, 这又算的了什么? 问题就出在,不炒人的万能国马桶政府,原本还要和稀泥混过去, 可是老大不耐烦了 : 你这马桶政府也太不懂事了, 在国际原子能机构上和我唱了反调就想混过去? 连撤换官员也要老大一在开口,难保这不是马桶政府是为了捞取国内政治资本,和老大对着干的。

对老大来说, 那只鸡和他的马桶手下太不识时务了。 明明知道美国要在核子问题上堵伊朗,却来个反对票。 你这么一干, 以后老大还可以指望你在国际其他问题上配合。 而且你这么一干, 难保其他小弟也来这一招, 老大还做不做?

美国对于插手万能国政治的兴趣不大, 可是就那原子能局票上的问题一搞, 就是一件非常严重事件: 伤害美国利益。 那旧飞机引擎失终的事还罢了。 结果就那投票事件那么一搞, 老大还不能不管你万能国. 结果就来了六个“观察专员”。

万能国的外交部长不是够胆嚷什么西方干涉内政什么的, 结果美国六个“观察专员”来了之后,就把尾巴缩起来了。 连那个凯里什么的, 一句话都不敢开口。 巫统青年团还敢不敢去美国大使馆抗议? 如果真敢的话, 那鸡还要出动警察去赶。要不然惹火了老大, 就把你马桶上下一线二线人物的丑事抖几件出来,而且还打包那些高级的执法人员法官什么的丑事,全部送给在野党,那时马桶政府还干得下去吗?

美国“法律观察专员” 会不会和民联里头的律师来个“观摩观摩” ,大家就慢慢看好戏吧。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政治, 新奇事

没有最不要脸, 只有更不要脸

光明日报网 : 藍箱大揭秘‧漁業局官員是董事

漁業局市場部主任莫哈利向《光明日報》承認自己是獲得藍色魚箱壟斷權的私人公司SK Marketing的董事,不過他並無以權謀私。
他自稱是代表漁業局擔任這間公司的董事職位,“我的確是董事,不過我是基於監督的目的才加入的。”
他受詢時表示,身兼董事的他能夠監督這間公司所出售的藍箱品質良好,能通過品質保證(SIRIM),同時也控制價格,不讓這間公司胡亂起價,對商家造成不利。

佩服吗? 堂堂的公务员,居然可以理直气壮的,为自己有利益冲突的嫌疑合理化。 这不比中国共产党的官员差。万能国的公务员越来越厉害了, 没有最不要脸, 只有更不要脸。

一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