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0

万能国的守株待兔

通过社交媒体接触年轻世代, 慕尤丁推介个人政治部落格 :原址 : 独立新闻在线。

副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左图)今天在吉隆坡广播大厦(Kompleks Angkasapuri)礼堂出席“青年世代理想主义对话会” (Majlis Dialog Idealisme Generasi Muda)时承认,国阵失掉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乃因失去了部分人民的支持,特别是对现今的年轻世代不了解。
他回应其中一名大学生的问题时说:“我们还以为他们与我们以前是一样的,但是在过去五年到十年前,他们已不同了。”

看出他话头的问题吗 ?

韩非子两千年前已经用守株待兔的例子,指出过时的政策和思维,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成为问题的根源。

而马来西亚这个万能国的守株待兔, 不是“过去五年到十年前” 这么简单, 而是从马哈迪的政权开始,超过了 25 年。 守株待兔的结果是,兔子不再出现了, 田地也荒废了。 当然如果醒觉知道兔子不来了还好, 不过照万能国政府的思维来看, 马来西亚还在等兔子。

2条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哲学, 政治

守株待兔的原貌和政治的关系

看蔡志忠的《漫画韩非子》 有感。 感慨现代人有时候比古代人还不会用脑袋。
原来「守株待兔」是古代到现代的政府都犯的。问题就在于, 民主国家的人民肯去思考的话, 就可以纠正政府。 而懒惰的民主国家人民的生活, 就会越来越差, 因为另一只兔子再撞上同一颗树的机会真的比买彩票还渺茫。 除非政府养一大堆兔子去撞树。

《韩非子·五蠹》

是以圣人不期修古,不法常可,论世之事,因为之备。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兔走触株,折颈而死,因释其耒而守株,冀复得兔,兔不可复得而身为宋国笑。今欲以先王之政治当世之民,皆守株之类也。

白話文解

因此圣人不要求效法古代,不取法所谓永久适用的制度,而应研究当前的社会情况,并根据它制定符合实际的措施。有个耕田的宋国人,田里有个树桩子,一只奔跑的兔子撞在树桩上,碰断脖子死了;这个人便因此放下手里翻土的农具,守在树桩子旁边,希望再捡到死兔子,兔子不可能再得到,可是他本人却被宋国人笑活。今天想要用古代帝王的政策来治理现在的人民,都是和守株待兔的蠢人相类似的人。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 文化

無可奈何的慈善

调查称760亿地震捐赠80%流入政府财政专户
来源:中国青年报(北京)

提示:去年汶川地震之后,各地的抗震救灾捐赠款物达到了767.12亿元。清华大学的一支团队调研后发现,这些捐赠款物极可能80%左右流入了政府的财政专户,变成了“额外税收”,由政府统筹用于灾区。

一句话:在中国,所谓的公益慈善是国民捐款,政府花钱,至于政府把这钱怎么花掉的,只有它们自己最清楚。如果再有一次大地震,民间捐款还会“井喷”吗?

道理到了蕃薯万能国也一样。 任何天灾事件的捐款, 是不可以,也不应该交个政府机构, 因为下场和中国一样,政府方面的所谓分配就是抽油水。 就算是账目不公开的红十字会在运用善款方面, 都比政府有效率得多了。 先进国的政府如果受到善款, 都直接交去民间慈善机构运用,而不是霸着去”规划运用“。 其实对于天灾物质的分配,大多时候, 政府的效率比不上民间组织。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