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 – 读后观感 (1)

战争,就是拿人民甚至小孩当炮灰, 任何国家,任何时候, 任何时代。
————

住在马来西亚的人,对战争的印象非常模糊。 不只是马来西亚,南下隔海的新加坡政府, 一样故意模糊了那土地在战争历史上的角色。 马来西亚, 除了一座官方建造的战争纪念碑和一座雕像, 在教科本里头的各造, 都是成王败寇的一笔带过描写。

其实马来半岛第一座战争纪念碑,是英国人建的。 第一座碑的年份有三个 :
第一次世界大战 1914-1918
第二次世界大战 1939-1945
紧急时期 1948-1960

因为是英国人建的, 那么刻下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年份很正常。 1963 年,那时的马来西亚的首相-东谷阿都拉曼, , 就开始构思另一座更”国家化”和“去殖民化”的纪念碑。 而新的战争纪念碑,是在1966 年 2 月8日, 由当时的国家元首主持开幕典礼。 吊诡的是,这新的战争纪念碑,却是不折不扣的成王败寇的写照, 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写照 。 而纪念的年份, 却是国际冷战在马来亚的的产物 :12 年的紧急状态, 1948-1960。 二战的牺牲者, 对不起, 你们没份被纪念。

而像集中营的隔离地 : 【新村】, 就是那时候的产物。 可笑的是,作为受害人的【新村】人, 到今天都得不到任何赔偿。 而马来西亚政府, 到今天对自己在【新村】所扮演的迫害人角色, 却一字不提。 而 1969 年的5月13 日,暗地里夺取却用种族暴乱来掩盖真相的国阵(巫统,马华公会,民政党, 国大党等) , 更把 513的当作禁忌, 来掩盖更多的政府暴行。

其实很明显,被抹黑的民主行党党魁林吉祥, 多年来, 都理直气壮的要求对513 翻案, 可笑的是, 国阵却用“敏感课题” 的禁忌来躲闪。 这一躲, 到了2009 年, 就踏入了40 年。

变成马来西亚的马来亚, 躲闪了 1948 – 1960 的政治责任。在1966 年, 因为 1948 – 1960 的政治责任, 故意把二战在马来西亚土地上发生的事模糊化, 甚至用一个紧急状态纪念碑,来抹掉在二战牺牲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人。
东谷阿都拉曼虽然称为马来西亚国父, 在教科上的标志是伟大的。事实上, 许多东谷阿都拉曼的历史责任, 都被当权者漂白了。

(一)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 文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