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9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 – 读后观感 (1)

战争,就是拿人民甚至小孩当炮灰, 任何国家,任何时候, 任何时代。
————

住在马来西亚的人,对战争的印象非常模糊。 不只是马来西亚,南下隔海的新加坡政府, 一样故意模糊了那土地在战争历史上的角色。 马来西亚, 除了一座官方建造的战争纪念碑和一座雕像, 在教科本里头的各造, 都是成王败寇的一笔带过描写。

其实马来半岛第一座战争纪念碑,是英国人建的。 第一座碑的年份有三个 :
第一次世界大战 1914-1918
第二次世界大战 1939-1945
紧急时期 1948-1960

因为是英国人建的, 那么刻下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年份很正常。 1963 年,那时的马来西亚的首相-东谷阿都拉曼, , 就开始构思另一座更”国家化”和“去殖民化”的纪念碑。 而新的战争纪念碑,是在1966 年 2 月8日, 由当时的国家元首主持开幕典礼。 吊诡的是,这新的战争纪念碑,却是不折不扣的成王败寇的写照, 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写照 。 而纪念的年份, 却是国际冷战在马来亚的的产物 :12 年的紧急状态, 1948-1960。 二战的牺牲者, 对不起, 你们没份被纪念。

而像集中营的隔离地 : 【新村】, 就是那时候的产物。 可笑的是,作为受害人的【新村】人, 到今天都得不到任何赔偿。 而马来西亚政府, 到今天对自己在【新村】所扮演的迫害人角色, 却一字不提。 而 1969 年的5月13 日,暗地里夺取却用种族暴乱来掩盖真相的国阵(巫统,马华公会,民政党, 国大党等) , 更把 513的当作禁忌, 来掩盖更多的政府暴行。

其实很明显,被抹黑的民主行党党魁林吉祥, 多年来, 都理直气壮的要求对513 翻案, 可笑的是, 国阵却用“敏感课题” 的禁忌来躲闪。 这一躲, 到了2009 年, 就踏入了40 年。

变成马来西亚的马来亚, 躲闪了 1948 – 1960 的政治责任。在1966 年, 因为 1948 – 1960 的政治责任, 故意把二战在马来西亚土地上发生的事模糊化, 甚至用一个紧急状态纪念碑,来抹掉在二战牺牲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人。
东谷阿都拉曼虽然称为马来西亚国父, 在教科上的标志是伟大的。事实上, 许多东谷阿都拉曼的历史责任, 都被当权者漂白了。

(一)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 文化

何止是陈平被耍!

看完 龙应台的《大江大海 – 一九四九》, 再看回国内, 就发现一件很惊人的事实 : 马来西亚根本没有【和平纪念日】 这回事。

在学校的教科书上, 马来亚的独立和联邦的成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事, 就只等签约, 就独立了, 就成立联邦了。
而在日战和冷战(马共vs 马来亚英国殖民地政府)那死去的许多人, 我们国家, 连眉头皱都不皱。 只是到时候, 大家政治需要, 拿来炒作, 而夹在中间死去的人, 继续被灭音。

马来西亚没有 【和平纪念日】这回事,其实和反省有很大的关系。到今天,国阵根本没有那个勇气谈关于在这土地上的大小战斗。 这是除了五一三事件外, 马来西亚最大的禁忌。 更可怕的是, 东马人没有五一三, 可是却是马来西亚版图上,历史上受日战影响最大的地方。 这些种种, 和国家人民核心价值有很大的关系。

国阵政客利用陈平去捞政治资本和宣传,不过对于日战冷战的事却闪闪缩缩了五十多年。 陈平只是个人觉得被耍. 事实上全马来西亚人民都被政府耍了。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

减碳食物大作战

海苔 50 g : RM5.00
糙米粉 450g : RM9.00
即食燕麦片 800g : RM5.00
Ezco Muesli 400g : RM 7.50

每天份量 ;
海苔 : 3g
糙米粉 : 5g
即食燕麦片 + Muesli : 80g

15天晚餐份量 , RM1.76

结论 1 :腰围痩了一寸
结论 2 :如果太长命了怎末办?
结论 3 :很想吃烧鸡翅膀。
结论 4 : 多出来的钱,很想败家。
结论 5 : 只是吃两天晚餐, 那些无肉不欢的人,据他们说, 精神上都快瓜了。唉。

2条评论

Filed under 无题

好一个 ”临时性强奸“

新词“临时性强奸”诞生
  湖州中院所称“南浔协警强奸案”,正是近日在网络引起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被网友称为“临时性强奸”案的热门案子。

  该案事实是:2009年6月10日晚,南浔两名协警邱某与蔡某带领刚参加完高考的陈某与沈某一同出去吃饭。席间,4人都喝了很多酒,陈某不胜酒力,待晚饭结束后已醉得不省人事了。之后,蔡某驾驶自己的轿车带大家到一宾馆开房间。到房间后,两人趁陈某醉酒没有意识、无力反抗之机,先后强行与她发生了性关系。

  10月19日,此案宣判。南浔法院“根据犯罪事实,考虑到两人属‘临时性的即意犯罪’,事前并无商谋,且事后主动自首,并取得被害人谅解,给予酌情从轻处罚”,判决两被告各入狱3年。

这股风吹到了万能国才好看呢。

比如说 MACC 的临时性杀人, 临时性失忆(PKFZ) , CSL 的临时性口交, 翁菜的临时性团结,那吉的临时性失口(6% 和 9% 不分) 。 然后全民好朋友的林甘当然是临时性才搭上旅程的。

马来西亚的法官也在不少的政治案中, 临时性判决。

按此“临时性”,以后也可以出现“临时性打死人”、“临时性踢死人”、“临时性被自杀”、“临时性行贿受贿”、“临时性醉驾”、“临时性抢劫”、“临时性盗窃”,一切犯罪行为都用“临时性”为借口来减轻刑罚,可以想象,我们一个“临时性”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原文装载 :
“临时性强奸”,祝贺又一新名词诞生了
作者 : 新青年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政治

吉兰丹球迷拯救马来西亚足球水准

看了这篇反讽的文章, 让我忍俊不禁。

Kelantan Vs the rest of world

Shiiiit.

The fact that Kelantan fans cared enough about the Malaysian Cup to burn a few seats at the stadium and throw missiles at NS players is perhaps the only sign that Malaysian football is not dead.

In fact, if ALL Malaysian football fans are as passionate and violent as Kelantan fans, no one would watch Man U losing every week anymore, or even WWE RAW.

事实就是这么难听的。 马来西亚的足球水准太烂了。 为了”一个马来西亚-能“的精神, 把政治上的下流伎俩运用在体育上, 也”无可厚非“ 的。:p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哲学, 新奇事

郭氏放弃糖业的讯息

拟脱售总值15亿令吉糖业 郭鹤年将让出糖王宝座

继郭氏代表周三就土著企业大亨赛莫达(贸易风“Tws”大股东)收购马国米粮交易商国家稻米(Bernas)投下赞成票后,郭鹤年旗下的玻璃市种植(PPB)集团宣布以总值12亿2116万现金价格,完全脱售马来亚糖厂的股权给联邦土地发展控股(FELDA)旗下子公司——联邦全球创投控股。

  此外,PPB集团与联邦全球创投控股达成的协议还包括出售玻州联土局糖厂公司50%股权,以及献议以4500万令吉脱售玻璃市初平一片5707公顷的土地。

如果马来西亚形式一片“大好“, 那么在经济增长落后整个区域的的马来西亚, 应该是”后市看起“ , 回弹力的市场。

不过多年来的马来西亚市场故事告诉我们, 马来西亚任何非官营和政治直接挂钩的
大企业,都常常在风暴前嗅到风雨的来临,一找到机会,就把资金泊在安全的地方保住元气。许多先见先的企业家,当时候来到的时候,都不吝放手的机会。 当风暴过去后, 这些企业家通常都会回场捡便宜货。

上网谷歌糖业,就会发现糖业不如本地媒体说的”一片大好“ 的”赚钱工业“。后头的隐议程, 可以让政府轻易掩盖。 事实上,许多国家的糖业都面临供过于求而亏损。而这也发生在中国,这个世界其中之一最大的糖消费国, 就面对了便宜的糖替代品的竞争。

马来西亚发生的糖短缺问题, 很大的程度和需求无关, 政策才是最大的导因。 马来西亚政府在每年的预算案上都提到对糖的津贴, 问题是, 政府根本没有监督和跟进 : 到底对糖业的津贴的作用是什么。 很多时候, 马来西亚所谓的津贴,都是五鬼运财,津贴朋党的口袋。外资不停的撤离, 而马来西亚食品工业的成本不停高涨,能消耗糖的工业不停的外移, 那么马来西亚的糖业, 很可能就象国家能源公司(Tenaga Nasioanl) 般, 拥有太多的成品(超过市场需求的40%) ,用全民的钱来买单,还可以在账面上让投资者看, 还赚钱呢。

如果糖业是如本地媒体说的”现金流“工业,郭氏何必放弃糖业?12亿元是很大的数目。 对于大企业来说, 12亿有时未必能拥有一个”稳赚“ 的生意。 郭氏已经向马来西亚人民放出的讯息。可能当另一个风暴来临的时候, 马来西亚人民才发现自己的后知后觉。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经济, 政治

拿着灯笼的杰克与庄周

万圣节的故事中, 傑克南瓜燈 是我个人认为最耐人寻味的。

愛爾蘭的民間傳說。據說有一個名叫 Stingy Jack 的酒鬼,曾經設計將撒但騙上樹,並在樹幹上刻了一個十字架,讓撒但不敢下來,結果魔鬼和他達成協議,保證從此不再前來騷擾,才得以脫身。Jack 在死後,天堂和地獄都拒絕他進入。魔鬼給了他一小塊灰燼,讓他尋找一個適當的地方來休息,他便將這小塊灰燼放在一個打了許多洞的白羅蔔當中,好讓它燒久一點。

後來蘇格蘭人便模仿他,挖空大頭菜,放入蠟燭。愛爾蘭人則是用馬鈴薯或是大頭菜;英格蘭則用甜菜。後來移民到了美國發現一個更好用的材料─南瓜。因此現在的傑克燈大都用南瓜做了。

这个典故很奇怪。世俗的眼光中,变成游魂的物体, 必定要有个归宿。无论是天堂或地狱, 能有个落脚地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归宿, 那么那游魂就会“很可怜”。 这不是很奇怪吗?当魂都没有自由? 还要被选归类。没被选上的,就被活人叫孤魂野鬼。

据知, 自罗马帝国以来, 爱尔兰人和英国因为宗教的原因, 而被迫害了几个世纪。从杰克灯笼的故事来看,改教的话, 会让爱尔兰人的生活, 比较靠近天堂,可是文化上, 爱尔兰人坚持不改教,也不要生活如地狱,他们宁愿选择好像杰克那样, 那着灯笼去寻找自己的文化落脚地。 而美国这新大陆,就变成了一个灯笼杰克的落脚地。 当然,发展到后来, 被迫害的人变成迫害美洲印地安土著的人。

这爱尔兰民俗故事,创造出来的时候, 是否和爱尔兰祖先的处境有关, 真的不可而知了。

如果当时灯笼杰克碰上了庄周,大概就无需再游荡来寻寻觅觅,从此逍遥于天地。

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庄子曰:『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吾葬具岂不备邪?』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