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9

庄周的”生有涯”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庄子》- 养生主

对很多人来说, 这句话是比较”反知识“。加上郭向和许多古代庄学人的注解,这句话就好像【朝三暮四】 一样, 变得面目全非, ”阿妈都认不得“。

在纸张书写时代,知识是靠书本去传授的。 可是书本和传授人是有一定的限制的。 比如说创业, 就不是所有传授人可以给予和激发。 电脑时代,就更进一步的把知识资料集中,从一大堆资料中, 提取资讯。 但是, 这方法也无法帮忙提升人类的创业, 因为缺乏了人与人的参与。

而电脑网络时代的来临, 打开了这创意的局面。而知识的分享和解析, 因为有更多人的参与,而变得比较人性化, 全面化。 当谷歌出现的时候,知识和技术吸取的程度, 比以往加倍的成长。

而这跳跃性的知识吸取方法, 由爱因斯坦证实。

有一次大发明家爱迪生满腹怨气地对爱因斯坦说:“每天上我这儿来的年轻人真不少,可没有一个我看得上的。”
  “您断定应征者合格或不合格的标准是什么?”爱因斯坦问道。
  爱迪生一面把一张写满各种问题的纸条递给爱因斯坦,一面说:“谁能回答出这些问题,他才有资格当我的助手。”
  “从纽约到芝加哥有多少英里?”爱因斯坦读了一个问题,并且回答说:“这需要查一下铁路指南。”“不锈钢是用什么做成的?”爱因斯坦读完第二个问题又回答说:“这得翻一翻金相学手册。”
  “您说什么,博士?”爱迪生打断了爱因斯坦的话问道。
  “看来我不用等您拒绝,”爱因斯坦幽默地说,“就自我宣布落选啦!”

人类根本不必去追求所有的知识,当社会发展到自动化的时代,人只需要学会如何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而不是学习所有的知识。 而这自动化,连工业时代都办不到, 而是等有了国际网络,和超级搜寻系统之后才出现。

这就是【生有涯】 要告诉人们的。早了两千年。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早起的鸟儿未必有虫吃

和一个香港的朋友网聊。 她说工作上使用多方面电话对谈,已经是香港服务行业的通常作业。 而且本地的电话通讯,是免费的。 这让我觉得很感慨。

马来西亚的电讯服务业, 比香港还多几家。而且马来西亚电讯公司 Telekom Malaysia(TM), 是区域电讯业的实验先行者。 但是当说到持续发展,马来西亚的电讯业却是区域中,科技敏感度反应和发展得最慢的国家。 可是说到收费, TM 和吸血鬼只有很小的分别。但是服务未必和收费成正比。 如果真的有独立稽查的话,人民就会发现TM 每一年浪费的钱,可以到达亿元。

原因无他, 因为马来西亚有个保护本地大企业的政策, 而且对于这些“半国营” 公司里头的官僚,低效,率贪腐,对马来西亚政府来说是小事情 。
而对于小企业, 马来西亚政府的态度是让它们自生自灭。 好听是说要让本地大企业茁壮成长。 事实上真正的原因和金钱利益输送脱不了关系。

所以在马来西亚这万能国度, 有虫吃的, 通常不是指消费者,而是某方面的人士。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 文化

高速网络宽频(HSBB) vs 马来西亚网络宽频瓶颈

马来西亚政府又再送了一个大礼物给马来西亚电讯公司 (TM) , 那就是亿万元的拨款, 来提升马来西亚的网络宽屏,美其名为 高速宽屏(HSBB)

问题是, 这真的可以解决问题吗。马来西亚多年来的官僚文化 ,就是把问题扫去不同的地毯。 马来西亚网民多年来最恨 Streamyx 宽频, 并非是因为它的宽频速度, 而是Streamyx 的对宽频下载速度没有保证。 而超额接载宽频订单, 已经是 TM Streamyx 服务的拿手好戏。 网民给了 2 Mbps 钱, 分分钟链接的速度, 不到 10% 的 256Kbps.

如果马来西亚政府继续不监管 TM 的网络服务绩效, 那么马来西亚就会有一个超级网络宽频白象 HSBB。 到时候, 网民给了HSBB 10Mbps 的价钱, 可是链接到国外的网络的下载速度可能不到 1 Mbps.

这, 就是马来西亚文化 : 瓶颈问题,不是政府的问题, 而是纳税人的问题。人民选一个半吊子的政府, 就准备接受半吊子的行政。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科技, 政治, 文化

对 Bagan Pinang 补选的评语

上帝要你灭亡先让你疯狂。

🙂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巫统给马华公会的一巴掌

好戏开场了, 作为国阵的大佬巫统, 终于开口了。 一开口, 身为巫统掌门人的纳吉, 一巴掌就扫向马华公会。
Malaysiakini 的标题 : 纳吉暗示按照特大结果辞职 , 对马华公会来说, 应该不是新鲜事。 历来的巫统踩入马华公会,只是私底下干, 纳吉现在是公开干, 很明显的是给“所谓拥有百万华人党员”的马华公会, 公开的一个巴掌。

可怜。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政治

马华公会党争的戏码

Malaysia Boleh, MCA Boleh.

蕹菜一起两败俱伤, 连所谓的”第三势力“, 只不过是陪衬。

现在马来西亚华社要看的戏码, 就是纳吉会不会用去”打圆场“.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政治

死人塌楼, “没有人”需要負責?

(怡保3日讯)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江作汉表示,怡保美园旧店坍塌惨剧与气候或地震无关,惟不排除是人为疏忽导致!

他说,目前已督促市政厅鉴定旧店拆除工程是否符合安全条例。“怡保市政厅今日已发出拆除工程的停工令。其实,在坍塌事件发生前,市政厅已批准在该地进行重建,拆除工程已在进行着。”

马来西亚有个很奇怪的部门, 叫”房屋及地方政府部“。 整个国家的地方议会管理,权力, 都集中在这个部门。 可是呢,监管不利却发生了40 多年。 当发生问题时,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就学 Samy Velu 说, 这是“天灾”.

看來这事件沒有人需要負責。 大家只有继续自求多福。吉隆坡也有不少廢置的旧楼,祝大家好运。如果你天天经过, 记得买多点保险。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哲学,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