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9

糖上瘾? 甜上瘾?奇迹果,神秘果

道德经有言 : 五味令人口爽。
五味, 就是酸、苦、辛(辣)、咸、甘(甜)。 有趣的是, 古人说的甘味, 和今天的代糖很靠近。

而法国探险家Chevalier des Marchais, 在西非发现的奇迹果 (Miracle fruits又名神秘果,蜜拉圣果) , 对五味的说法, 需要有更深入探讨。

奇迹果的奇迹, 在于它的蛋白酶。 当吃入奇迹果的人, 把果肉遍布舌头, 过了两三分钟后, 开始尝试酸性食物,就会发现酸性食物,如柠檬,变的非常甜了。当然,酸的食物本质上更本没有变。 如果吃太多,口腔还是要被酸腐蚀, 而胃也受不了, 因为口腔被搞糊涂了, 分泌不够的碱性口水来减低酸性。

奇迹果的秘密就在它的蛋白酶,改变了味蕾对酸的认识。科学家就算今天也只能提出一个概念 : 当奇迹果的蛋白分布在味蕾的时候, 它把味蕾对酸的感觉, 变成甜。很玄吧。

有趣的是, 奇迹果颠覆的不只是味蕾。 因为口腔觉得甜,吃的人反而不觉的那么快饿肚子, 比如说青苹果。 当然,强行吃两三粒柠檬的人, 胃无论如何都会开始抗议了。

由此类推, 人吃甜比较快有满足感, 根本和糖没有直接的关联。真正的原因是在于人千万年的进化, 任何有糖份的食物, 是最快让身体摄取热量。 而这存在基因的手段,却变成了现代城市人痴肥的原因, 因为商家不择手段,向食物添加过量糖份来让身体”感觉良好“。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减轻体重失败, 因为甜的诱惑太大了。

现在好了, 连马来西亚也有了奇迹果的踪迹了, 要摆脱甜的诱惑的人, 得空到花圃看看吧。 听说金马仑高原已经有人种植。 出货当然不愁销路, 只要想想金马仑可草莓果农,把留下来的酸草莓卖给本地游客, 你就知道奇迹果的用处了。 老实说, 草莓就算不酸,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还是喜欢榴莲山竹。;)

Advertisements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新奇事

马来西亚的竞争力 : 由冰棒看起

在 Giant 超市买了六条冰棒,RM2.99, 大约RM0.50 一条。

一贯的八卦, 看看是不是泰国制造 (在马来西亚, Wall 和Nestle 雪糕都已经是泰国制造)。

不是泰国制造。 而是香港制造。 很意外。

算上货船的运费,这半打雪糕的卖价, 比马来西亚制造的还要便宜。

而马来西亚政府, 还在原地打转。 当许多地方的制造成本比马来西亚还要低, 制造水平比马来西亚还要高, 政府还认为制造可为, 继续故意忽视中小型企业, 向大企业制造商家靠, 来制造“歌舞升平”。

当半打冰棒从香港运来, 比马来西亚造价还便宜,马来西亚的大型制造业者还会留在这个国家多久呢?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开斋节新年, 政府部门“晤使作”?

这个开斋节新年,整个星期, 有马来人的中央政府部门, 门可罗雀的,是工作人员。
除了老马和巫统的废柴,, 谁说新经济政策不成功?

难为七字辈的一行人, 就算去了山姆国, 还是要喊工作到 ai khi siao liao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文化

马华公会阿婶比芙蓉姐姐厉害!

旅游部长黄燕燕强调,无意为源自马来西亚的美食如椰浆饭、叻沙和肉骨茶等申请专利,而是要把这些美食列为马来西亚旅游业的产品,让国内外人士更了解我国的美食。

她强调,文化部之前曾列出国家美食文化遗产,而旅游部也将把椰浆饭、叻沙及肉骨茶列为今年重点推介的美食。“我只是说过要争取这些美食的所有权,我从未说过我们必须申请这些美食的专利权,我认为美食是可以申请专利权。”

阿婶不愧是万能国部长,比芙蓉姐姐还厉害。

马华公会和国阵的文告共产党化,真的令人叹为观止。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马来西亚政府的建筑大头症

[东方] 只等中央点头动工 450亿建马印大桥

马印大桥计划获得中国进出口银行融资80%的建造费,其余20%建筑费,将由大桥发展商马六甲海峡伙伴私人有限公司(SOMP)负责。

又一个马来西亚 Boleh 的例子。

比较 PKFZ 膨胀到马币125 亿 的烂头帐, 马币450 亿看起来很“便宜”。当然, 如果不算利息,通膨等,灌水,贪污的费用。 如果再加上维修费,这马币 450 亿不只是把钱丢进大海,而是丢进一个黑洞, 继续吸金的黑洞。

450 亿的 20% 等于 90 亿 (RM 9 Billions) , SOMP 是何许神圣 ,这么有钱。
马六甲政府这么“热心”炒作,司马昭之心, 路人皆知。 利益输送方面, 不言而喻。

马来西亚的建筑大头症, 当然不只这一宗, 如果加上YTL 集团建议的磁浮车,不能不让全世界的国家惊叹, 马来西亚政府烧钱方面, 不必中国和许多回教石油出口国差。 2015 年的, 马来西亚的石油入不敷出的问题, 管它的。

当然中国政府”帮忙”融资,劫掠腐败的马来西亚政府,向马来西亚人民吸血. 这下流,比的上八十年代,日本热心的借钱给马哈迪政府, 来提倡劫掠方式来”挺经济“, 没什么不同。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笑话, 哲学, 政治, 文化, 无题

朝三暮四

宋有狙公者,爱狙;养之成群,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损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匮焉,将限其食。恐众狙之不驯于己也,先诳之曰:“与若芧,朝三而暮四,足乎?”众狙皆起而怒。俄而曰:“与若芧,朝四而暮三,足乎?”众狙皆伏而喜。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朝三暮四的原意,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

今天,公民意识越高的社会, 会非常小心,让自己不掉进政客,政府和媒体的文告陷阱。  越落后的国家, 朝三暮四的自欺欺人的手法再幼稚, 也有许多人宁愿去催眠自己。 每个人都认为他们可以避开肯定会降临的人祸灾难,

大概那时候, 也可以用朝三暮四的方法安慰自己。

留下评论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